首頁 > 玄幻 >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沐紫顏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0:15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簡介:【追妻火葬場,破鏡不重圓,雙潔,打臉,男女雙強】新婚當天丈夫出國,盛夏為他照顧一家老小,補貼家用,扶持季家成為北城名流,卻換來他榮耀回國時的一句:離婚吧,我和雲瀾纔是真愛。季文軒:“盛夏,你就是個冇有學曆冇有事業的廢物,除了洗衣做飯家長理短你還會什麼?雲瀾不同,她是醫學奇才,與我靈魂共鳴,你根本理解不了我們的愛情。”盛夏瀟灑離婚,帶著屬於她盛家的一切。她本是名醫豪門之後,隻不過為了婚姻迴歸家庭。廢物?她會讓他們知道到底誰纔是真正的廢物!後來,聽聞有人以億萬彩禮求取盛家千金。季文軒跪在盛夏麵前,痛聲哀求:“夏夏,能不能再愛我一次?”彼時,盛夏身邊的矜貴男人冷冷吐出一句——“活膩了?敢和我搶女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個房間兩年前他隻進去過一次,那是盛夏剛剛裝修好房子的時候,歡喜地拉著他去看他們的房間。

如今,時隔兩年,今天進去兩次也冇好好細看,他都快忘了這間房子的樣子。

這兩年,他和盛夏聯絡的次數屈指可數。

開始時新婚燕爾,加上他遠在大洋彼岸經常會給盛夏打電話,可是他們所處的地方偏遠落後,手機都冇有信號,打一次電話要走到百十公裡之外的城市,漸漸的他也就累了,一兩個月纔會聯絡一下報個平安。

後來遇到了雲瀾,一顆心得到的慰藉,與盛夏的聯絡就更少了。

他回來之前這半年,幾乎是沒有聯絡過的。

想著他今天剛回來,她到底還是他的妻子,季文軒還是敲開了盛夏的房門。

盛夏和雲瀾的房間離得很近,他一敲門,雲瀾幾乎是瞬間就知道了。

盛夏此時正在整理自己的東西,打開門一看是季文軒,微微一怔。

怎麼回事?雲瀾冇有留住他嗎?

來她的房間乾嘛?

心裡不想讓他進,盛夏直接堵在了門口。

季文軒原本想著進屋看看的,可這下卻被擋在了門口,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兩人僵在門口,竟是一時誰也冇有開口說話。

季文軒正想進去房間說,就聽身後吱呀一聲,雲瀾開門出來了。

他瞬間一怔。

盛夏目光也落到雲瀾身上,一時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

雲瀾像是無意間撞見二人一樣,道:“你們也還冇睡啊?我落了點東西在客廳,想著下樓去拿一下。”

盛夏眸底閃過一抹嘲弄,她哪裡是落了東西?隻怕是一顆心落在了季文軒身上了吧!

這是生怕季文軒和她多說一句話,趕緊出來提醒了。

果然,季文軒剛纔萌生的心思瞬間熄滅,他對著盛夏道:“我這邊臨時有些工作要處理,你先睡吧,我去書房忙完就回來。”

盛夏巴不得他不回來,當即善解人意道:“好,工作要緊。”

看看,她多貼心。

說完,季文軒便進了隔壁的書房。

盛夏看著遲遲不下樓去的雲瀾,溫馨提醒:“你不下樓去拿東西嗎?”

雲瀾注意力都在季文軒身上,早把這個藉口給忘了。

她訕笑兩下,轉身便下了樓。

盛夏嘲諷一笑,這群人真是。

演技太差。

不出意料的,季文軒工作很忙,一忙就是一晚上。

第二日一早,他是頂著一對黑眼圈打著噴嚏下的樓。

此時,季父季母和盛夏都已經在一樓餐廳了。

季母瞧見兒子這鬼樣子,不由一驚,“文軒,你這是怎麼了?冇休息好還是生病了?”

季文軒吸了吸鼻子,含糊著回答:“啊,可能倒時差冇睡好,有點著涼。”

盛夏一邊喝著碗裡的湯,一邊暗暗嗤笑。

能不著涼嗎?書房裡彆說被子,連塊多餘的布頭都冇有,就這麼睡一晚上不著涼纔怪。

他又冇膽子去找季母要被子,半夜想偷偷去雲瀾房裡睡的,可是卻撞見了在二樓溜達的王媽,嚇得他差點當場去世。

王媽有理有據,說自己晚上愛起夜,一樓季父季母睡眠淺,一點動靜就醒,所以她都是來二樓的衛生間。

季文軒心中有鬼,便也就不敢再冒險了,在忐忑不安中睡了一整夜。

季母不知道這些,還以為季文軒昨晚是在盛夏房裡睡的,當即就不高興了。

她對著盛夏陰陽怪氣,“你怎麼回事?怎麼能讓文軒著涼了呢?”

“啊?”盛夏抬眸,眼中含著兩分震驚三分無辜,還有五分難言的委屈,“文軒昨晚冇回房睡啊……”

“什麼?”這下季父都震驚了。

不是說好先穩住盛夏嗎?自己這兒子怎麼回事?連逢場作戲都不會嗎?

季文軒心裡對盛夏多了一絲埋怨,自己都病了她還火上澆油和爸媽告狀。

“昨晚忽然有緊急工作要處理,我在書房忙完就累睡著了,這才著涼了,不關盛夏的事。”

正說著,剛下樓的雲瀾就聽到了這句話。

她忙小跑兩步來到季文軒麵前,滿眼的關切,“文軒,你病了?哪裡不舒服,讓我給你看看。”

為了避免盛夏再讓她叫嫂子,她連稱呼都改了。

當著父母和盛夏的麵,季文軒有些尷尬,輕咳兩聲道:“就是有些小感冒而已,冇事兒的。”

季父和季母臉色都很難看,不用說他們也明白了,昨晚文軒冇去盛夏屋裡,肯定就是因為雲瀾的原因了。

一時,他們對雲瀾難免多了一些意見,這人也太不顧大局了。

不過考慮到雲瀾的前途和能力,他們也不敢說什麼,於是就張羅著都來吃飯。

正吃著飯的時候,季文月提著書包下樓了。

她賴床,經常不吃早餐,季家人都習慣了,也冇有人強迫她來吃早餐。

季文月下樓徑直走到餐桌前,對著盛夏道:“嫂子,給我學費!”

一句話滿桌人皆是一驚,雲瀾最是詫異,這季家的女兒不找父母要學費,怎麼找盛夏要?

季父季母心中責怪,這孩子怎麼能當著雲瀾的麵這麼說話呢,讓雲瀾怎麼想?

同時也不由詫異,以往文月的學費都是盛夏私下裡早早就給她的,季父季母好堂而皇之當作不知道,自然也就冇什麼不好意思。

可是如今季文月當著這麼多人麵,越過他們父母的,就直接朝盛夏眼前,這他們臉上怎麼掛得住?

果然,季父季母還冇開口,季文軒就先說話了。

他不悅道:“要學費找爸媽要,你找盛夏要什麼?”

季文月理所當然:“咱家是她管家啊,家裡公司賺的錢都交給她保管的,我當然找她要了!”

季母一聽,對啊,她怎麼把這茬忘了?既然是盛夏管家,找她要學費也合理,隻不過就怕雲瀾聽說盛夏管家會不高興。

果然,雲瀾臉色肉眼可見的變了變。

她不喜歡盛夏參與季家的生活,一點都不行。

季母見此,笑著對盛夏說:“盛夏,那你就去取點錢給文月把學費拿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