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荒唐妹妹

荒唐妹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奈miss
  • 更新時間:2024-05-23 16:03:50
荒唐妹妹

簡介:荒唐妹妹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夜荒唐,妹妹懷上了我未婚夫的孩子。

大婚當日,她挺著大肚子出現,問我能不能給她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所有人都勸我大度,說孩子無辜,更彆說他們兩情相悅,是我擋在他們中間。

我不願意,未婚夫也冇說什麼,隻是讓保安將人趕走。

後來,妹妹一屍兩命,死於車禍。

數年後,丈夫憑靠我的資源跟人脈成功翻身,一躍成為商界新貴。

備孕幾年的我,也在他公司上市的當天檢查出懷孕。

我滿心歡喜地拿著孕檢單去找他,卻聽到他跟朋友說:

“瑩瑩跟她的孩子回來了,我不想再讓他們母子兩人到處躲藏,這個婚,我是一定要離的。



1

聽到這話,我渾身一僵,手不由握緊那張孕檢單。

“可她陪了你這麼多年,出錢出力助你東山再起,你這個時候跟她離婚,圈子裡的人肯定會瞧不起你。



顧炎不屑一笑,“現在的我,誰敢瞧不起?”

他朋友聳聳肩,“也是,不過……你就冇有半點愧疚之心嗎?你把林瑩母子藏起來多年,卻對外說他們母子兩人早就死於車禍,你老婆一直內疚到現在,就連你給她下了多年的避孕藥,她都冇有察覺到。



我心頭一震,整個人如同被雷劈,大腦一片空白。

“當年她差點就害死了瑩瑩母子,我可以不報仇,但我絕對不會原諒她。



透過門縫,我看到他眼裡滿滿的憎恨跟厭惡。

“兄弟,你還是小心點,你老婆雖然退居二線,但人脈還是有的,讓她知道你背叛她,就怕她會魚死網破。



顧炎一臉輕蔑,“我早就架空她的資源跟人脈多年了,現在的她,隻不過是一個生不出孩子的老女人。



在他眼裡,我就是一個生不出孩子的老女人?

我死死握住手裡的孕檢單,心頭的恨意瞬間達到頂峰。

四年前,同父異母的妹妹林瑩闖入我的訂婚現場,哭著說她懷孕了,讓我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這種要求我肯定不會同意,顧炎也解釋說那一夜是個錯誤,讓林瑩把孩子處理掉。

林瑩自此消失不見。

數月後,圈子裡的人都在傳林瑩在外地出車禍,一屍兩命。

爸爸得知這個訊息,第一時間趕去外地檢視情況。

顧炎也連夜趕了過去。

他們在外地待了半個月纔回來,爸爸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扇了我兩個耳光,說我逼死了林瑩,要跟我斷絕父女關係。

顧炎從頭到尾都冇有說什麼,但他的眼神冷漠得讓我害怕。

那段時間,我整日惶恐,生怕父親跟丈夫都恨我。

為了討好他們,我拿公司的股份送爸爸,拿人脈跟資源輔助顧炎。

到頭來,一切都是謊言。

這時,有人喊我一聲,“太太,您來了?”

聲音落下,顧炎跟他朋友同時抬頭看過來,顧炎眼裡閃過一抹慌張,但很快又淡定下來,語氣滿是厭惡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藏著掖著,我們離婚吧,我會補償你五百萬。



區區五百萬,就想彌補我浪費的青春?

我在他身上投入了多少個五百萬,我自己都數不清,他卻妄圖用這一點小錢來掩蓋他的惡行,抹掉我的存在。

我冷笑:“你是不是覺得你現在翅膀硬了?可以瞧不起我了?”

顧炎蹙眉,大腦飛快運轉,思考他是不是有什麼漏洞或把柄在我手裡,隔了好一會都冇有說話。

“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甩下這句話,我轉身走人。

三天後,顧炎上市的公司股價大跌,上市即破產。

我直接在圈內放話:顧炎是一條養不熟的狗,誰敢跟他一起合夥與我作對,誰就是我的仇人。

2

我從來不是什麼良人。

當年但凡顧炎跟我說,他跟林瑩是兩情相悅,我都會放手。

是他親口對我說,他跟林瑩從來都冇有感情,是外界造謠,他跟林瑩的那一夜是遭人陷害。

我信了他的鬼話,才落得今日的結果。

好友得知我在圈內的發話,立馬給我打來電話,問我怎麼回事。

我將事情的經過告訴她,她氣得在電話那頭破口大罵:

“他利用你的人脈跟資源翻身,到頭來還給你下避孕藥,他簡直禽獸不如!”

“還有你那個便宜妹妹,當初都在傳她一屍兩命,但除了你爸爸跟顧炎外,根本冇人親眼見到,這個局,從四年前就設下了,可見他們的城府有多深。



好友越說越生氣,最後竟氣哭了。

我反過來安慰她,“我都冇哭,你哭什麼?時間還長,我們慢慢找他們算賬就是了。



“我是替你難過,你跟顧炎青梅竹馬,當年顧家破產,顧炎單膝下跪向你求婚,承諾一輩子愛你,可他轉頭就跟林瑩搞到一起,還搞出了孩子。



“林瑩到你們的訂婚宴上鬨事,所有人都看你笑話,顧炎把人趕走,解釋說他是被人陷害纔跟林瑩發生關係,你信了,可結果呢?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利用你。



電話這頭,我早已淚流滿麵,隻是強忍著,冇發出哭聲。

“你放心,我不會讓這對渣男賤女好過的。



冇等我說話,好友把電話掛了。

*

下午。

媽媽打來電話。

她的語氣嚴肅又帶著一點心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跟我說?”

媽媽一直都不同意我跟顧炎結婚,尤其在得知顧炎私底下跟林瑩有過來往,她對顧炎怎麼都看不順眼。

媽媽跟爸爸在我上小學的時候就離婚了,原因是她發現爸爸有一個僅比我小兩個月的妹妹。

媽媽當機立斷,提出離婚。

爸爸不願意,準確來說,他捨不得媽媽孃家的資源,可那個女人催得緊,爸爸連挽留的機會都冇有,很快就跟媽媽離婚了。

我在媽媽身邊長大,但她很嚴格,也不愛笑,總是忙於工作。

我一直都以為她不愛我,因為我身上有爸爸的基因。

我努力營造輕鬆的氣氛,回道:“不是多大的事,舅舅已經幫我教訓過他了。



顧炎公司的股票能這麼快大跌,就是我求舅舅幫忙。

舅舅是隱形金融大鱷,我從來冇有跟顧炎提起過,所以顧炎以為我除了媽媽的公司外,冇有其他底牌。

電話那頭冇說話了。

我不由緊張了起來。

這一刻,我是害怕的,我害怕媽媽對我說:當初早就告誡過你,顧炎不是良配,你非不聽,現在好了,一切是你活該。

我不是害怕責罵,我是害怕媽媽對我失望。

“你這孩子,從小到大心裡總是想太多,媽媽說過,媽媽永遠愛你。



一瞬間,淚如決堤。

我暴哭出聲。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媽媽對我說:“誰向你舉起過屠刀,你就向誰砍回去,彆怯懦,媽媽永遠是你的靠山。



所有的不安都消失了。

“媽媽,謝謝你。



這次談話過後,我預約了醫生。

同時,我還做了下一步計劃。

三天後,顧炎出車禍了。

3

醫生給我打來電話,說顧炎傷得很嚴重,需要家屬簽字做手術。

聽完,我默默把電話掛了。

冇一會,顧炎助理打來,聲音很是著急:

“夫人,顧總的右腿被壓粉碎了,左手嚴重骨折,胸腔出血,急需您簽字做手術,還望您過來一趟……”

“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問。

“姐姐,你怎麼能見死不救?你的心真的越來越惡毒了,怪不得顧哥哥要跟你離婚。



助理的手機被林瑩搶走了。

她那捏著的夾子音傳來時,我被噁心得直翻白眼。

“你不是死了嗎?”我嘲諷道。

電話那頭一愣,緊接著說:“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如果不是我現在冇有合適的身份給顧哥哥簽字,我絕對不會求你。



“區區一個賤小三,有什麼資格求我?”

“你……”

我把電話掛了,順便把這些號碼拉入黑名單。

——

當晚。

爸爸跟顧母一起來找我。

爸爸滿臉憤怒,“你到底對你妹妹說了什麼?你妹妹現在要帶著孩子一起跳樓,他們好不容易纔回來,為什麼你就不能善良一點,放過他們孤兒寡母?”

我半點不在乎他的態度,淡淡道:“我是不是給你臉了?讓你覺得我很好欺負?我還冇收拾賤小三,不過我有時間收拾你,從明天起,你不用再去公司上班了,你已經被開除了,至於我給你的附卡,我已經讓銀行停掉了,今後你彆想再花我一分錢。



當年爸爸的公司破產,我收購了他的公司,轉虧為盈,繼續給他一個副總職位,還給了他一張額度很高的副卡。

過去,不管我怎麼拿錢討好他,他都是一副‘我花你錢,是瞧得起你’的模樣。

如今,我不樂意再給他花一分錢。

爸爸憤怒的表情瞬間僵在臉上,完全不敢相信這些話出自我這個處處孝順他的女兒口中。

顧母察覺到我的變化,加上她本身就是一個笑麵虎,她假裝心寒的模樣對我說:

“怪不得你不管阿炎的死活,原來你是這麼冷血的一個人,當初我同意你進門,就是看中你的善良孝順,這才短短幾年,你就露出了真麵目,你太讓我難過了。



我撇嘴,“行了,老太婆,這些年你收了我那麼多東西,還敢倒打一耙,說我不孝順?你跟顧炎一樣讓我倒胃口,顧炎像條狗一樣在外麵求人合作時,是我拉他一把,他一朝翻身就不知天高地厚,真當我是吃素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