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侯門惡女重生後以牙還牙

侯門惡女重生後以牙還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燼夜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4:58
侯門惡女重生後以牙還牙

簡介:前世,夫君背叛,親姐加害,她含恨而終。再睜眼時她還是那個處處受排擠陷害的庶女,處境艱難。但,身負血海深仇,她步步為營,隻為討回自己曾經失去的一切!複仇路上,她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不想,卻有這麼一個人,以他真心換她傾情,庶女驚華,謀天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封郎,你輕點輕點..”一聲嬌嗔,媚入骨髓。

“瑤兒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男人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床上的兩個人在忘情的翻雲覆雨,動情之處更是嚶嚶繾綣,晏歡捂住嘴巴藏身在屏風處,大眼睛裡滿是震驚和不可置信!

如果不是親眼撞見,她是決計不會相信自己的丈夫居然會糾纏在一起,還做出這等不要臉的行徑!

晏瑤在裡頭尖叫了一聲,彷彿得到了莫大的歡愉,晏歡的肚子驀然一頓,承受不住地蹲下身去。

這一蹲倒是碰到了屏風,發出了一點動靜,驚嚇到了床上的兩個人。

誰!封玉書狐疑地大喊,停住了全身的動作,站起身來。這等不正當的關係要是被人看見了還了得!

屏風外頭露出一截衣物,被眼尖的晏瑤一眼發現,晏瑤捅了捅封玉書,對方立馬會意地朝屏風處走過去。

聽到腳步聲,晏歡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腹部卻越來越痛,抽痛得晏歡滿頭冷汗,絕對絕對不能被髮現!

封玉書狐疑地走過去,手剛要碰到屏風的時候,突然外頭傳來侍從的聲音,似乎帶著點急切的意味,封玉書不甘心地瞪了屏風一眼,轉身朝門外走去。

聽到開門關門的聲音,晏歡呼了一口氣,心裡的一塊大石頭才落地。

捂住自己疼痛的腹部,眼淚不爭氣地往下掉。

“寶寶,孃親應該怎麼辦?”晏歡在心裡不住的哀歎。

當初被人設計,未婚之時與封玉書同房,被寧遠侯和晏大將軍發現。晏大將軍位高權重,晏歡雖然是庶出但是在晏府的地位十分超然。

寧遠侯為了不得罪晏大將軍,也為了保全自家的顏麵,執意讓封玉書娶了晏歡過門做世子妃。

封玉書為人貪圖享樂,又懷疑是晏歡為攀附高門故意設計陷害,對這樁婚事是極其不情願的。

晏歡過門兩年,封玉書對她的態度很是冷淡,動則打罵,晏歡生性懦弱又為了維護晏府尊嚴,隻能忍氣吞聲。

卻不想到如今封玉書居然膽大得把人帶進了侯府偏房,尋歡對象居然還是晏歡

晏歡內心屈辱,又顧忌著懷了封玉書的孩子,隻得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打算離開這是非之地。

卻不想屏風突然被人掀開,晏歡一個不防,整個人完全暴露出來。

“果然是你!”晏瑤笑得輕狂,衣衫懶懶地披著,露出大片香肩,那蜜色的肌膚上還留著點點痕跡,晏歡難堪地彆過眼去!

晏瑤得意道“欣賞夠了麼。”

晏歡不可置信地看著晏瑤,喉嚨發啞,多說一個字都覺得艱難,良久才擠出三個字,“為什麼?”

為什麼?晏瑤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跟封郎是真心相愛啊。”

“我不信我不信!”晏歡狂亂地搖頭,卻被晏瑤緊緊的箍住頭部,被逼迫著與晏瑤對視。

“看,這都是封郎他留下的,我與封郎真心相愛,要不是有你我早就是寧遠侯府世子妃,哪容得你這個庶出的賤婢上位!”

晏瑤的身上密密麻麻都是痕跡,晏歡看得刺目,心裡湧起一股又一股的痛楚,一想到在兩年的期間,自己的夫君揹著自己糾纏,心口就一陣絞痛。

嫁入寧遠侯府兩年,上孝敬公婆,下寬待仆從,每一件事都恪守本分,卻不想自尊竟然被人如此踐踏!

晏歡氣急,推了晏瑤一下,晏瑤被推得踉蹌,身子像一陣風似的撞到茶案上去,正巧被進門的封玉書撞見。

封玉書急忙過去扶起了晏瑤,見晏瑤麵露痛苦,忍不住心痛起來,轉頭惡狠狠地瞪了晏歡一眼,指責道“你不好好的呆在房裡,跑來這裡做什麼!你這是想對瑤兒做什麼!”

晏歡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封玉書,封玉書一副衣冠楚楚的公子哥模樣,完全冇有被妻子撞破姦情的覺悟,當著晏歡的麵就對晏瑤如此袒護。

晏瑤順勢依偎向封玉書,一個勁地勸慰封玉書是自己不好不要責怪

封玉書憐惜地摸了摸晏瑤乖順的臉,心中更覺得晏歡善妒不堪了,連多看晏歡一眼都不願意。

對著晏歡冷漠地道“瑤兒已經有了我的骨肉,不久後就會嫁進侯府,成為本世子名正言順的夫人,你既是世子妃就該寬容大度,若再讓我發現你對瑤兒動粗,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晏瑤在封玉書懷裡得意地微笑。

厚顏無恥!厚顏無恥!晏歡的神經被挑斷,怒不可遏,指著封玉書罵道“封玉書你不是人!你揹著我與晏瑤勾三搭四!現在居然還要娶這個狐狸精進門!除非我死!否則我是絕對不會同意!”

說完朝著晏瑤猛撲過來,作勢就要撕打,晏瑤被封玉書護在懷裡,晏歡一個不妨就被封玉書踹到在地。

“瞧瞧你,像個什麼樣,跟街上的潑婦有什麼區彆!“封玉書嫌惡地道。晏歡被踢中胸口,一口血氣翻不上來,披頭散髮地躺在地上喘著粗氣。

懷著孕的身子哪經得起這般折騰,當下更是腹如刀絞,一張臉都疼得煞白起來!

晏瑤見晏歡的瘋癲模樣,眼中閃過一絲算計,拉著封玉書商量道“歡兒畢竟是晏府的小姐,晏府與侯府都是京城名門,今日被她撞見你與我的事情,隻怕鬨大了於你我都無利啊。”

封玉書點點頭,他早就看這個晏歡不爽了,當初要不是她從中作梗,自己早就與瑤兒雙宿雙棲了。

此刻的封玉書早已忘記晏歡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了,一心一意地算計著如何讓晏歡徹底地閉嘴。

封玉書看了一眼地上的晏歡,那一眼太過無情冰冷,讓晏歡整個人都如置冰窟,聽得封玉書說道“你說得對,除非你死,不然我跟瑤兒如何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呢。”

“什..什麼?”晏歡顫聲道,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封玉書朝晏瑤使了個臉色,就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晏歡不敢相信封玉書就這樣毫不留情地走了,當下掙紮著想要追上去,卻被晏瑤叫進來的幾名侍衛按住身體。

晏歡動彈不得,對晏瑤怒目而視,那又大又亮的眼睛恨恨地瞪著晏瑤,“放開我!你到底要乾什麼!”

晏瑤蹲下身來,抬起晏歡的下巴,看著她慘白的小臉,嘲弄道“晏瑤,,你冇想過有一天會死在自己丈夫的手裡吧。

你從小什麼都有,有父親的疼愛,你要天上的月亮父親都會摘下來給你,可我呢?堂堂晏府的,卻處處比不過你這個小小的庶出!當年你娘這個狐狸精勾引了父親,你又勾走了封郎還成為了世子妃!你的出現搶走了原本屬於我的一切!叫我怎麼能不恨怎麼能不恨!”

晏瑤說到激動處,手上也猛地使力,晏歡的下巴都要被捏的脫臼,內心卻不住駭然,從小到大晏瑤一直是個委婉賢淑的大家閨秀,不爭不搶的很是得體,卻不想內心裡卻是如此的恨毒了她!

“那你想怎麼樣?”晏歡艱難地開口。

晏瑤掃視了周圍幾個虎視眈眈的侍衛,勾出一絲神秘的笑意,“既然你這麼喜歡男人,那我成全你就是了。”

說著朝侍衛們示意了一下,侍衛們麵麵相覷,從彼此的眼神裡都看出了興奮。

這晏歡雖然不是天姿國色,但也是清麗佳人啊,但畢竟是晏府二小姐,恐怕…

晏瑤看出了他們的猶疑之色,道凡事有我擔著你們還怕什麼。

幾個侍衛終於從動搖中晃過神來,臉上都是難掩的興奮神色。

晏歡看著那些人噁心的眼神,終於真真切切地惶恐起來,匍匐到晏瑤的腳下,梨花帶雨地求饒道“放過我吧,我懷了玉書的孩子,你大發慈悲放過我吧…”

“孩子?”晏瑤麵上閃過一絲陰狠,冷笑出聲“那就更不能放過你了!你們還不快動手!”

晏瑤吩咐道,將晏歡甩開,出了廂房,將房門的鎖釦緊緊鎖上。

幾個侍衛蜂擁而上將晏歡撲倒,晏歡掙紮慘叫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晏瑤關上房門!

自己的夫君狠絕得要對自己下殺手!自己恨毒了自己竟然要讓自己承受這種折辱!天理何在!如果有機會晏歡一定要讓這兩個狗男女生不如死!

“啊啊啊!晏瑤!封玉書!你們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啊啊啊啊!”

晏瑤在廂門外聽著晏歡的慘叫聲,臉上帶著一絲獰笑。從今以後再冇有人敢與我作對了!

良久屋裡的聲響終於停止了,晏歡的孩子流產了,衣裙都是一片狼藉的鮮血,失血過多加上急火攻心,就這麼昏死過去了。

晏瑤見晏歡氣息奄奄想來是活不下去了,就叫侍從將人扔到亂葬崗。

亂葬崗雜草叢生,晏歡被孤零零地扔在那裡。衣衫淩亂,血肉模糊,形狀十分淒慘。

一隻大烏鴉停在晏歡的身上,狠狠地啄了晏歡一口,撕扯下晏歡的一塊皮肉。

晏歡迷離地睜開眼睛,全身都是鈍痛,使不上一絲力氣。頭頂是灰濛的天空,陰暗鋪天蓋地。

烏鴉嚐到了鮮肉,興奮地吱了一聲,好幾隻同伴被引過來,啄食著晏歡的皮肉!

晏歡眼睜睜地看著烏鴉啄食著她的皮肉,感受著骨肉分離的切骨之痛,心裡除了恨還是恨!意識被逐漸抽乾,晏歡死死地瞪著天空,不甘心啊,不甘心啊!如果有來生,一定要讓那兩個人賤人付出血的代價!

黑暗壓頂,晏歡停止了呼吸,臨死前眼睛瞪得老大,瞳孔都要從眼眶裡爆裂而出,那裡滿是惡毒和怨念,顯然死不瞑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