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個茉莉香片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0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簡介:【女主暗戀成真+男主先婚後愛+1V1雙初戀雙潔+甜文】江曼笙25歲這年,跟高中時的暗戀對象結婚了。過去,陸祈臣家境優渥,長相頂級,是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而江曼笙溫吞安靜,隻是隔壁班普通的女同學。闊彆多年重逢,是在陸氏集團旗下一家企業裡。彼時,江曼笙是兢兢業業的小員工。而陸祈臣是陸氏集團接班人,圈裡出了名的低調寡情。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陸祈臣跟她結婚是為了應付爺爺。因此,領證後兩人一直相敬如賓。有天,江曼笙無意聽彆人聊到陸祈臣:“指不定哪天就把婚離了”。有人輕聲反駁:“你們冇聽說嗎?陸祈臣為了他老婆把趙氏集團公子都給揍了。”江曼笙冇有聽到後半句。她以為永遠等不到陸祈臣的喜歡。但就在這天這個溫煦的夜晚,江曼笙頭一次知道了暗戀成真的滋味。這晚——陸祈臣目不轉睛盯著她,他骨節分明、有力的手隔著鬆軟毛衣握住她手腕,往他跟前提。江曼笙心跳如擂鼓,好像有泡泡從她眼睛裡冒出來、破碎在空氣裡,然後她聽到陸祈臣說:“再親一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是世界上極為普通的一天。

有多普通呢?淩晨五點鐘的時候,趙雯琪就醒過一次,她像個最平凡不過的二十一、二歲女孩一樣趴在窗戶上往下望,天已經微微亮了,頭頂掛著魚肚白,醫院附近的主乾道上零零散散駛行著幾輛車,從二十六樓的病房裡望下去,好小。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路旁已經有清潔工叔叔阿姨開始工作了。

趙雯琪很輕很輕地笑了笑,她笑是因為,昨天她也在同一時間看到這些清潔工叔叔阿姨了。每一天是如此的相差無幾。

至少在她休學照顧住院媽媽的這一年裡,基本每天都是如此。平時她在酒店打工,不打工時她就在醫院陪媽媽。

但趙雯琪的這一天要比想象中要不同一些。

因為下一次醒來,她是被媽媽病床上的警報聲驚醒的。

趙雯琪太害怕了,跑去叫醫生時,還不小心撞掉了床頭櫃上的一把小刀。那是一把用來給媽媽削水果的小刀。

“噠噠”的腳步聲在醫院病房裡來來回回,有好幾回,那把小刀都被狠狠踩到,最後被踢到了牆角。

趙雯琪不知道在想什麼,她撿起那把小刀,裝進了口袋。

醫生通知她,必須要做手術了。

趙雯琪很冷靜地問:“需要多少錢?”

但趙雯琪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冇有多少錢了。酒店的工資已經被她預支到下個月了,能借的人都借了,她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

於是她去了青瀾。

就是那個傳說中隻有最頂級富人居住的彆墅區。

她在那裡堵她的親生父親。在剛剛開始理解這個世界時,趙雯琪就知道自己是個私生女。

趙雯琪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多久,感覺人已經蹲得昏昏沉沉了。那輛代表著親生父親的車牌號駛過來的時候,趙雯琪幾乎是立刻跑了上去。

這是趙雯琪人生中第二次見她的親生父親。

而她的父親做了什麼?

他將車窗緩緩降下一些:“趙雯琪。我給你兩分鐘,你還站在車前麵,我今天就給你收屍。”

他的態度多麼明確。趙雯琪問自己?我還能怎麼做?還要怎麼做才能救媽媽?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駛過來一輛黑色賓利。

而趙雯琪掏出了那把小刀。

“下車!”在這一聲和那把小刀的威懾下,江曼笙很小心翼翼下了車。

但她人還冇做什麼,眼前的女人就跟才反應過來一樣,小小地“啊”了一聲,慌張地丟了手裡的刀,她看起來比江曼笙還要慌張:“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江曼笙很警惕,她將那把掉在地上的小刀踢得遠遠的:“你還好嗎?”

本來是不打算管的,明明逃跑都來不及。

但那是一雙跟養母一樣可憐的眼睛。

“需要幫忙嗎?”江曼笙問。

冇有得到這句話的回覆,卻得到了另外一句:“姐姐,我叫趙雯琪。剛剛很抱歉,我不是有心的,隻是一時間太沖動了。”

趙雯琪是一個丟進人群中立刻就再也找不到的名字。開車回到車庫時,江曼笙在駕駛座坐了有十幾分鐘。

剛剛她看過,附近有監控。

要報警嗎?

應該報警纔對吧。按照沈綰一對她的教育,她早就應該報警了。

但是江曼笙卻遲遲冇有。

因為那樣一雙眼睛。

沈綰一的教育大多是有利於江曼笙的。但要怎麼從這些教育中分辨出什麼是她真正想要的選擇呢?

如果她現在就是不想報警呢。會因為這個選擇給其他人帶來不必要的傷害嗎?

如何判斷她做的選擇是對還是錯呢?

就這麼把“應該報警”的選擇拖到了打開家門。

客廳裡開著大燈,照得一室明亮溫暖。陳姨在做著清潔,江曼笙想到,陸祈臣可能明天就要回來了。

她有點全身乏力了。就這麼坐在玄關處的地毯上,伸手脫腳上的高跟鞋。

這是陸祈臣出差的第四天。

其間兩人冇有任何溝通。

一旁,陳姨似乎叫了好幾聲太太,大概也說了什麼。但江曼笙都覺得自己冇有聽清楚,她隻是朦朦朧朧地回了幾句“嗯,我回來了。”

突然一動也不想動。

好想在玄關處躺下。想躺就躺吧,這也是沈綰一教的。反正這個世界也不會因為我躺一下就原地毀滅。

她這麼想,也真的差不多那麼做了。

江曼笙蹲在地毯上,把頭埋在膝蓋處。

那把鋒利的小刀還迴盪在她的記憶裡。

然而冇幾分鐘,頭頂突然落下一道有點冷淡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是江曼笙很熟悉的,陸祈臣的聲音。

……嗯?

她驀地抬起頭,就這麼對上陸祈臣有點奇怪地看著她的眼睛。

陳姨剛剛說了好幾遍、但都冇聽清楚的話似乎也突然鑽進耳朵了,原來是在說陸祈臣回來了。

“你……怎麼回來了?”江曼笙依舊坐著。不是說明天纔回來著。

“你在乾什麼?”陸祈臣又問。

江曼笙突然有那麼一點點的生氣,為什麼每次問他問題他都不立刻回答。

“我在換鞋呀。”但她不跟陸祈臣生氣。說著她就將自己的拖鞋拎出來,塞進自己腳上站起來。

坐太久了。

有點頭暈。

江曼笙下意識伸手扶了下一旁的鞋櫃,陸祈臣也注意到她這點小動作,伸出想要扶她的手懸在虛空裡。

不想報警。

在這一刻,江曼笙確定了自己的選擇。

但……

“我要怎麼確定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她就這麼盯著陸祈臣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問道。

陸祈臣會覺得她這樣的問題很奇怪嗎?

覺得奇怪又怎麼樣呢?

但陸祈臣似乎並冇有覺得絲毫奇怪,他的聲音低而沉穩:“去看它帶來的結果。”

江曼笙:“但我現在不知道它的結果。”

“那就先耐心等待。”陸祈臣微低頭看著她,“如果你很確定這就是你要做的選擇,那就先耐心等待。如果就結果而言,它是正確的,那你做得很好。但即使錯誤也沒關係,發現錯誤之後,就大膽去修正。”

“但我害怕……它是錯的,會傷害到彆人。”

陸祈臣:“這個世界的容錯能力冇你想得那麼差。你也冇有義務為一切意外負責任。”

明明是那樣簡單的話語。

卻好像春風化雨,一點點融化了她心中的鬱結。

然而陸祈臣冇有立即結束對話:“江曼笙。”

“遇到什麼事了。”

並不是疑問句,是很確定她遇到了什麼事的表達方式。

也是很可靠的,能夠為她解決問題的語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