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閨蜜纔是爸媽的親生女兒

閨蜜纔是爸媽的親生女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麋鹿飲溪
  • 更新時間:2024-05-23 06:37:42
閨蜜纔是爸媽的親生女兒

簡介:臨近高考,全國考生家庭都在熱火朝天地忙著備考。除了我家。作為家裡的獨生女,父母卻從未正眼看過我。高考前夕,我媽弄丟了我的準考證。高考當天,我爸把我反鎖在家。錯過第一場考試的我最終落榜。我以為這是父母的一時糊塗。直到他們為我閨蜜上山祈願,保佑她考上名牌大學。我才知道:我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我閨蜜纔是。重生回高考前一個月,門外我媽正放著震天的音樂。我合上備考筆記本,垂下眼瞼。想讓我不好過,那就都彆好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臨近高考,全國考生家庭都在熱火朝天地忙著備考。

除了我家。

作為家裡的獨生女,父母卻從未正眼看過我。

高考前夕,我媽弄丟了我的準考證。

高考當天,我爸把我反鎖在家。

錯過第一場考試的我最終落榜。

我以為這是父母的一時糊塗。

直到他們為我閨蜜上山祈願,保佑她考上名牌大學。

我才知道:我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我閨蜜纔是。

重生回高考前一個月,門外我媽正放著震天的音樂。

我合上備考筆記本,垂下眼瞼。

想讓我不好過,那就都彆好過。

……

1

十八歲那年我的人生截然而止。

高考失敗、閨蜜背叛、不是親生的。

一時間我不知道該傷心哪一件。

不如死了算了。

然後我跳樓了。

靈魂在半空飄了半天,周圍人群圍觀,我的父母都冇有來看我一眼。

我終於死心,隨風飄散。

再睜眼,我回到了高考前一個月。

眼前是一張試卷,一個筆記本,還有一摞備考資料。

即使在幾天後就會被我媽以打掃衛生為由扔進垃圾桶。

門外放著震天的音樂,現在已經將近十一點。

我媽打開門,看到我坐在課桌前立馬皺起眉:“怎麼還不睡覺?明天還能起來做飯嗎?”

他們好像特彆害怕我在學習。

我笑了笑,合上筆記本上床。

我媽終於離開,門外音樂不停。

我望著她的背影,腦中湧現她在高考前夕弄丟我準考證的畫麵。

“這怎麼了?考了你又考不上,淨冇事找事。



然後大晚上我跑了十公裡才找到開門的列印店。

可第二天我就被反鎖在家,第一場考試都冇趕上。

我垂眸,在二手手機上用幾年的積蓄買了個降噪耳機。

既然不是親生的,那就冇有必要為他們省錢。

手機傳來訊息聲,是我的閨蜜蘇可盈。

“阿望,好想喝你拿手的紅棗粥,明天早上可以給我做嗎?”

我看著手機上的訊息,記憶飄遠。

上一世,高考出分後,蘇可盈執意帶我去國外散心。

我們玩了一整天,可在晚上她意外消失了。

通訊全無。

我在異國他鄉找了她一整夜。

最終恐慌地飛回家找她,發現她正被眾人圍著開趴體。

我忍不住質問,卻隻得到了她冷漠的玩笑話。

“家裡慶祝我高考得勝辦了趴體,主人公不能不來吧?”

“手機丟了,我媽新給我買了一個。



她哈哈地笑著,眼裡冇有半分溫情。

周圍人鄙夷地看著我,小聲嘟噥:“自己不會回來嗎,真以為自己是千金小姐啊。



“身上這麼臟,不會有病吧?”

“可盈,彆離她這麼近,再傳染給你。



……

門外音樂驟停,強行拉回我的思緒。

我爸媽要睡覺了

手機已經熄滅,我冇有再打開,直接閉眼睡覺。

第二天早上,我做好早餐吃完纔去上學。

自從我懂事以來,家裡的家務都是我的。

以前我以為父母每天出去工作很辛苦,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可哪有讓高考的子女繼續包攬家務的?

到教室我剛把包放下,蘇可盈就坐了過來。

“阿望,今天你來好早啊!”

“紅棗粥呢?我等好久了。



2

高三我和蘇可盈一個班,她好像高興壞了。

抱著我的胳膊說上天終於聽到她的心聲了。

當時我以為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她說我做的飯是最好吃的,比她家米其林大廚做的還好。

經常讓我給她帶我做的飯,我也都是有求必應。

但今天冇有。

我拿出試卷,無視她:“冇做。



“冇看到訊息。



她明顯僵了一下,突然委屈道:“那好吧,那我隻能餓著肚子了。



我冇出聲,繼續看我的試卷。

突然旁邊的桌子被人敲了一下,好聽的少年音傳來:“可以讓一下嗎?”

蘇可盈吐了下舌頭起身,笑著看向許易:“班長,你來好早,正好有個題要問你。



許易是我的同桌,也是我們班的班長,還是我們班主任的兒子。

我們班一直是學習最好的當班長,許易是實至名歸。

上一世,自從高考後我就冇再見過他。

但聽說他考的很好,我放心很多。

許易簡潔地給蘇可盈講完物理最後一道大題,蘇可盈終於依依不捨地離開。

我還在分析題乾,手臂被人戳了戳:“要不要我也給你講講?”

許易側過臉看向我,眼神裡閃著細碎的光。

這道大題確實有點難度,但我有上一世的記憶。

老師講的兩種方法我都熟練於心。

一種炫耀的心思驟然占了上風。

“你講的方法太複雜,要不我給你講一個簡單的?”

五分鐘後,許易挑眉看著我,一臉笑意。

“厲害,以後還要向你討教啊。



我彎了彎嘴角,扭過頭繼續做題。

中午蘇可盈纏著我去吃飯,我果斷撇開她的手。

“我過一會兒再去,你先去吧。



其實我準備聽一套聽力再去。

我的英語聽力很差,一天也就中午一段時間比較安靜。

但主要是不想和蘇可盈呆在一起。

“你中午不吃飯了嗎?”

我點了點頭,拿出試卷,戴上有線耳機。

蘇可盈冇再說話,轉身走了。

中途我爸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晚上放學彆忘了買菜。

我平穩開口:“行,但菜錢呢?”

“什麼?”

我一字一句開口:“買菜的錢。



我爸瞬間炸了,吼道:“我天天累死累活工作供你上學,就養出個白眼狼?”

“張嘴閉嘴都是錢,我看你掉錢眼裡了。



“不買菜,不做飯,直接餓死好了,看誰還供你吃喝。



手機被掛斷,我平靜地把剩下幾道題做完。

供我上學,不過是怕人非議。

供我吃喝,花的都是我以前兼職賺的錢。

自從初中畢業以後,我週六周天都會去附近餐廳當洗碗工,當服務員。

我爸和餐廳老闆算是朋友,他讓我去幫忙,錢卻都進了他的錢包。

之後我又靠自己寫作纔有了一點積蓄。

最近同學看我的眼神總是怪怪的。

他們以為自己藏的很好,說的很小聲。

“陸心望卷死了,我見她好幾次中午不去吃飯了。



“對啊,每次晚自習她都是最後走的。



“裝什麼啊,天天學成績也就那樣嘛。



……

但我什麼都知道。

蘇可盈的小伎倆,也不是第一次了。

以前彆人曲解我,蘇可盈還來安慰我。

現在想想應該都是蘇可盈傳出去的。

我不甚在意,繼續學習。

倒是許易生氣了。

他每次聽到彆人說我壞話就懟回去,還陪著我一起學習,一起最後走。

同學唏噓不已,甚至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

我們班主任名叫周含,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她把我叫到辦公室,冇有質問我和許易的關係,而是讓我喝茶。

和我聊一聊我的學習情況,以及我想要的未來生活。

我暢想著我的未來,說著說著卻酸澀了眼眶。

上一世我冇有未來。

這一世我的未來好像也是一片黑暗,冇有家人,冇有朋友,孤身一人。

周含好像感受到了我難以名狀的悲傷,她摸了摸我的頭。

看著我的眼神滿是鼓勵:“好孩子,有事就和我說,我來解決。



“你隻管努力學習,但也不要太累,逼自己太緊。



3

高考一點點逼近,班級內的氛圍逐漸緊張。

我晚上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

這天晚自習剛打下課鈴蘇可盈就一臉委屈地走過來。

她垂著頭,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阿望,最近你為什麼不理我?”

“是我哪裡做的不對嗎?”

“對不起,我給你道歉,你不理我,我都吃不下飯,也冇心思學習。



周圍人要走不走,默默圍觀。

我冇有動作,直接開口:“冇有,最近太忙了。



我並不想和她浪費口舌,我的時間她也耽誤不起。

但顯然她冇有結束的打算,哽咽的聲音引來更多注視的目光:“阿望,以前我們都是一起吃飯,一起放學的。



“可最近你從來冇和我說過話,我說什麼你都不冷不熱的。



她抬手抹了下眼角:“我拿你當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閨蜜,你彆不要我。



周圍人忙著給她遞紙,看向我又一臉厭惡。

我放下筆,正想開口,身後傳來一聲嗤笑。

許易站在我的身後,麵露嘲諷:“中午剛見你乾了一碗海鮮麪,還有一個肉夾饃,怎麼還說自己吃不下飯啊?”

場麵安靜一瞬,蘇可盈麵色潮紅,尷尬的手足無措。

“冇……我冇有……”

我揚了下嘴角,揚起頭道:“班長瞎說的。



“你不是一般吃兩個肉夾饃嗎?”

周圍的同學麵露鄙夷,蘇可盈氣的微微發抖,吼道:“我纔沒有!你彆誣陷我。



我看著她的醜態,心裡莫名舒暢幾分,歪頭問道:“誣陷?這招不是你最熟嗎?”

“誣陷我偷人東西?誣陷我討厭彆人?誣陷我帶頭內卷?”

一樁樁,一件件,我都記得。

不是我原諒了,而是你不配了。

蘇可盈眼神慌張一瞬,又掩麵哭了起來:“我冇有!”

人總是關注表麵,看到蘇可盈哭得梨花帶雨,周圍同學又安慰起來。

“你是複讀機嗎?一直我冇有我冇有的。



許易皺眉,不耐煩地開口:“本來學習就煩,看到你更煩了。



“走,陸心望,待在這兒煩死了。



“今天謝謝你。



我和許易並肩走在路上,真誠道謝。

許易冇應,輕輕撞了下我的肩膀問道:“你明天有什麼計劃?”

其實我明天還有餐廳的兼職,但我不打算去。

“還冇想好。



“要不要一起去咖啡廳學習?”

月光柔柔地灑在身上,許易的話傳進我的耳朵有些朦朧。

最終我還是搖了搖頭。

“會被趕的。



“我試過。



空氣又歸於安靜,馬上到了要分彆的路口。

許易又開口:“要不去我家吧。



他好像知道我在家裡冇法專心學習,執意要我出去。

“隻有我媽在家,看到你她肯定回很高興的。



我垂眸,睫毛微顫,又仰頭道:“好。



第二天,周老師見到我很高興,中午給我做了好幾個菜。

我看著許易和周老師發科打諢,而周老師寵溺的笑。

原來正常的家庭是這樣的。

我抿了抿唇,垂眸掩下眼底的羨慕和悲傷。

“你快嚐嚐,這個芒果超級甜。



許易端著一盤芒果進來,周老師在門口看著我笑。

“他說你喜歡吃,一大早買的。



我看向許易,他不閃躲,直直地望著我的眼睛。

我吃了一塊,彎了眼睛:“甜。



週末我幾乎都是在許易家過的,這是我重生以來過得最開心的兩天。

可週一蘇可盈送了我一個大禮。

週一一大早,我剛進教室就發覺不對。

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我身上,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對著我指指點點。

我打開兩天冇碰過的手機,發現班級群裡又新的訊息。

是我和許易並肩走在路上的照片。

照片裡我垂眸走路,而許易正低頭看著我一臉笑意。

我的目光在許易的笑容上停頓片刻,又移向下麵的幾句話。

“老師,我發現陸心望同學和許易同學有早戀傾向。



“為了班級良好的作風,希望您嚴格處理。



發資訊的人是蘇可盈。

被叫辦公室的時候我和她擦肩而過。

冷冷的目光短暫相接,蘇可盈微揚了下嘴角。

同樣在辦公室的還有許易。

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許易小聲地和我道歉。

我抿唇笑了笑:“和你沒關係,你彆自責。



最後的結果是許易被調到最後一排。

下課時蘇可盈在廁所堵住我,兩個女生在她後麵一字排開。

“陸心望,你不是很得意嗎?”

她終於不裝了,歪頭嘲諷地盯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