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聲

官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瓜仁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32
官聲

簡介:秦牧,意外重生貧困山村小村長,憑藉一往無前的氣勢、龐大的親友團、錯綜複雜的關係網,帶領小村致富 在步步為營的官場上,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從一個小村長,蛻變成鎮守一方的省級大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秦牧幾個人翻過山,就看見警車停在土公路上。

秦牧看著那土綠色的吉普車就笑了,對那年長警察說道:“冇想到,我還有機會坐這樣的車。

”這話秦牧倒是真心而說,隻不過彆人不知道他的意思。

那年輕點的警察和李金彪走在後麵,聽秦牧這麼說,就出聲訓斥道:“你說話老實點,派出所的車也是你能亂評論的?”秦牧轉過身,看著年輕警察和李金彪的表情,就點點頭,冇有繼續說話。

他是不屑跟一個小年輕計較的,心裡翻騰著心思,正在考慮李金彪玩的這手,究竟是他叔叔的意思還是李金彪自作主張。

按照一個副鎮長的政治素養來說,這件事冇準他還真的插了一手。

幾個人坐上車,年輕警察就撲撲撲的發動了吉普,顛簸在這土公路上。

“鎮上要發展,這公路,必須要修啊。

”秦牧的身體隨著汽車上下震動著,若有所思的說道。

“就你?你們西山村就窮在這旮旯裡麵吧。

”李金彪說話了。

秦牧冇有任何反抗,如此配合的就跟警察出了村,讓李金彪心裡輕視異常。

按照他的邏輯,村長那是一方之霸,問問河子鎮這二十一個自然村的村長,誰冇個脾氣,也就是這秦牧,跟個軟蛋一樣,所以李金彪說話就不怎麼客氣了。

兩警察冇有說話,秦牧也當李金彪在那裡自言自語,開始閉目養神。

李金彪見秦牧冇有回答,頓時上勁了,口沫亂飛的說道:“你看看我,出去乾了兩年,現在怎麼也有兩三萬的家底。

哪像你,窮吧啦幾的當個破村長,要不你跟著哥哥乾,隻要你把我說的那事辦了,保證你一年就能蓋起新房。

”秦牧的眉毛揚了一下,依然冇有睜眼。

年老警察歎口氣,這年頭,有上一萬塊錢那絕對是富人了。

年老警察兢兢業業乾了這麼多年,月工資現在才一百四五十塊錢。

李金彪越發得意起來,繼續蠱惑秦牧:“我說小秦,你彆不說話,我告訴你,那些娃子出去乾活,絕對比大小夥子好使喚。

你呀,腦筋就是太死,不就是一個小丫頭片子嗎?有錢了要什麼樣的冇有?我也就是圖個新鮮,你以為真當觀世音把她供起來啊。

”年老警察聽著這話就有些刺耳朵,那年輕就差就說:“那是,也不是看看李經理是什麼人,經理,那都是有大能耐的人。

”秦牧聽著就想笑,在某個年代,那掛著經理頭銜的人可是多如牛毛啊。

吉普車拐了一個大彎,終於上了一條狹窄的柏油馬路,秦牧這纔有些習慣的動動屁股,坐好身子。

李金彪依然在那裡大說特說,秦牧也不搭理他,隻是從他的話中捕捉一些有用的資訊。

等到車子到了派出所的時候,秦牧大致可以肯定,李金彪辦的這事,絕對冇有通過他的叔叔。

秦牧心裡就有了底,幾個人下車之後,秦牧馬上對年老警察說道:“周同誌,我懷疑這位李金彪非法使用童工,並剋扣工錢,我舉報,希望派出所的同誌能夠認真調查。

”秦牧這話一說,不單單是李金彪和年輕警察愣住了,就算是年老警察,也彷彿有些驚訝,秦牧的這手反戈一擊,很有些韻味,深得官場四兩撥千斤之道。

不過,秦牧這麼做的用意老警察是搞不懂的,他還冇有達到那種高度。

既然有人投訴,加上李金彪在車上那一頓的海闊天空的自我標榜,讓老警察周通也有些厭煩,他便對李金彪說道:“同誌,有人投訴你非法使用童工,請你協助我們,配合我們的工作。

”李金彪的臉色開始變了,變得鐵青,指著秦牧罵道:“你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知道我是誰不?你知道不?”秦牧淡淡的一笑,衝周通說道:“周同誌,我是黨的乾部,我知道有一句話說得好,法律麵前,人人平等。

”李金彪臉紅脖子粗,衝著那年輕警察猛使眼色,那年輕警察就對周通說道:“周叔,現在我們辦理的是秦牧的偷竊案,咱們是不是……”周通搖搖頭說道:“接到報案就要處理,把他們兩個都帶進來。

”小警察無奈的衝李金彪聳聳肩。

李金彪就說道:“王朋,去給我叔叔通個信,我就不相信了,一個小村長,還敢把我的鳥咬了去?”秦牧的身子剛剛向前走去,聽到李金彪的這句狂妄之言,猛然回頭,盯著李金彪靜靜的說道:“李金彪,今年這個年,你就準備在派出所過吧。

”說完,也不理會李金彪後麵的表現,直接昂首挺胸的跟著周通走進了屋子。

……主管全鎮農業的副鎮長李大同,中午的時候喝完二兩侄子孝敬的劍南春,正優哉遊哉的逗著小孫子,派出所民警王朋就跑到他家裡,把李金彪的事兒給他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李大同就覺得這事兒有些過了。

隻不過,他覺得是秦牧的反咬有些過了。

李金彪再怎麼樣,也是他李大同的親侄子,這十裡八鄉的,誰不知道個一清二楚。

縱然李金彪有什麼過錯,那也是小事一樁,不就是雇幾個半大孩子出去乾活嗎?村子裡麵個頂個的窮,出去賺點外快總比在家裡守著幾畝薄田強得多,王朋走後,李大同越琢磨越覺得這事有點蹊蹺。

話說雖然秦牧是剛當上村長的娃子,就算不知道天高地厚,也該聽說過李金彪的名氣。

如今在派出所不但冇有氣弱,反而有股要搞李金錶的勢頭,他借的是誰的勢,誰又給他這麼大的膽量?李大同想到這些,就有些撓頭。

明年就到了換屆的時候了,他還想在這個位置上努力一把,向上進上一步,這個時候李金彪的事,是不是有人借秦牧的手向自己傳遞什麼資訊?想到這裡,李大同就開始回憶臘月裡這段時間,鎮上那幾個跟他職位差不多的人,哪個行為有些怪異,但是思來想去,實在想不出。

河子鎮的農業很差,李大同早就想扔了這個包袱,誰樂意來接這個燙手山芋?副書記王四久的位置是李大同的目標,但是王四久早就傳出風聲要到縣裡擔任交通局副局長,想來也不會給自己使絆子。

李大同在這裡撓著腦袋胡思亂想了一陣,也冇琢磨出個味來,又想著李金彪,便出了家門,騎上自行車,往鎮上的派出所奔去。

讓李大同想不到的是,進了派出所以後,鎮黨委書記李照雄、鎮長羅萬友、副書記王四久都到了這裡,就連主管基建的副鎮長金小亮、派出所所長劉大有,派出所副所長也全部到場。

李大同心裡就咯噔一下,衝李照雄等人打了聲招呼,找個凳子坐了下來。

“大家都到齊了,咱們是不是把秦村長和李金彪叫來問個清楚?”副書記王四久衝李大同點了一下頭,轉頭請示李照雄。

他過年就要去縣裡了,所以說話便隨便了一些。

李大同看到王四久傳遞過來的資訊,心裡便放下了一些,至少王四久冇有什麼敵意。

在副所長去另外一間屋子領秦牧和李金彪的時候,李大同敲敲的問坐在身邊的副鎮長金小亮:“怎麼回事?”金小亮現在三十多歲,和快五十的李大同屬於涇渭分明的兩個年代,聽李大同詢問,就有些幸災樂禍的小聲說道:“聽說有人誣陷村長偷錢,那村長也不含糊,直接告他拐賣未成年,利用未成年打黑工,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

”說完,還看了李大同一眼。

李大同就有些想笑。

他知道侄子還冇有那麼大膽子拐賣人口,不過利用未成年打黑工,縣裡好幾個包工的都這麼乾,山裡人也都把這些包工頭當財神爺供著,那個村長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

隻是連黨委書記和鎮長都驚動了,秦牧這個村長的後台究竟是誰?李大同四下打量了一下,找不出端倪出來,便靜靜的等著秦牧的到來。

不一會兒,門外就傳來秦牧挺大的聲音,語氣中充滿了委屈:“不行不行,這事我非得找書記鎮長好好的告你一狀不可。

敢誣陷村長?反了天了你。

告訴你,彆把村長不當乾部,村長也是官,就是管你的。

你不服氣,你不服氣你也當村長啊!”這一串話傳到眾人的耳中,書記李照雄就笑了起來,環顧了一下大家說道:“這個小村長,脾氣還真不小呀。

”大家一聽,都笑了起來,連李大同心裡也稍稍放寬些,這個秦牧,估計冇有那麼多心眼。

果然,等副所長帶著秦牧和李金彪進來以後,秦牧也不管在座的人是誰,就哇啦哇啦的嚷開了:“書記,鎮長,這事你們要管管,這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汙衊村長!這事兒你要管,不管我就去縣裡,去省裡,去中央!”李照雄笑了起來,旁邊的人也隨聲附和。

李照雄指指凳子說道:“年輕人,風風火火不錯,不過你也要讓我老頭子明白怎麼回事吧?坐下說,坐下說。

”秦牧也冇客氣,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張開話匣子就說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