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複活之戰鬥民族政委

複活之戰鬥民族政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青椒
  • 更新時間:2024-06-22 23:13:52
複活之戰鬥民族政委

簡介:一個在軍事虛擬體驗遊戲中稱王稱霸的肥宅,一不小心穿越成了1939年蘇日諾門罕戰場上的一名蘇軍政委 看著身上鮮紅的政委領章,再瞅瞅對麵正在“板載”衝鋒的日本鬼子,周逸龍下意識的扣動了手中的扳機 “烏拉”,好爽………… 一個傳奇的時代開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丘陵上的蘇軍士兵,見周逸龍處境十分危急,又有幾個在草叢中躍躍欲試,打算衝過來救援他。

可日軍的火力十分凶猛,又精準異常.一個滿臉泥土的蘇軍士兵剛剛蹲起來,一顆突如其來的子彈就將他的右臂擊中,頓時鮮血四射,他手中的步槍也跟著滾落了下來,要不是他反應快,就地一個翻滾,可能當場就犧牲了。

另一個小個子士兵更加危險,才稍稍露了下頭,頭上那頂藍色的大簷帽就被打飛了出去,瞬間不見蹤影。

周逸龍知道,內務人民委員部的士兵,平時主要負責對內保衛工作,類似中國武警,正麵作戰並不是他們的特長,更何況遇到的,又是步騎兵素質強到令人髮指的日軍。

眼見這群素不相識的蘇軍士兵,為了拯救自己,前撲後續,流血犧牲,就算周逸龍清楚明白的知道,他們想要救援的其實是米哈依爾旅級政委,他心中那塊柔軟的地方仍然被觸動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更何況對麵猖狂的還是無惡不作的日本鬼子,這個時代傷害中華民族最深的敵人,於情於理,周逸龍都不會放過他們。

該行動起來了,周逸龍向丘陵上大聲喊道:“不要過來,隱蔽好你們自己,這是命令。

”一個年輕又熟悉的聲音回覆道:“首長同誌,您還好嗎?我們該做些什麼?”周逸龍聽出來,那是自己的副官,葉夫根尼中尉同誌,便接著說道:“我很好,讓大家不用擔心,葉夫根尼同誌,組織大家分散到丘陵後,注意保護自己,不要跟日軍對射,我馬上就過來。

”丘陵上的蘇軍士兵,聽到周逸龍的這段話,明顯鎮定了許多,不再做冒險的嘗試,一一隱蔽起來。

周逸龍則開始尋找辦法脫困,但這裡是草原,四周冇有任何可以利用的環境,除了他頭頂上那塊即將崩裂的石頭,就隻有不遠處那輛冒著黑煙的嘎斯汽車了。

嘎斯汽車?周逸龍記得這輛車上裝了不少檢測設備,還有防毒麵具和防化服等等,這裡麵有不少都是易燃物品。

車裡現在就有小股的黑煙冒起,看黑煙的風向,正好是吹向鬼子那邊。

周逸龍霍然開朗,抄起手中的伏特加,就砸向那輛嘎斯汽車,酒瓶準確的擊中了車身,瞬間就炸裂開來,高濃度的烈酒順著車身不斷往下流淌。

他隨即又迅速拔出手槍,對著嘎斯汽車的油箱就是一頓猛射,隔著不到二十米的距離,周逸龍幾乎都不用瞄準。

對於這把TT-33型手槍,他實在是太熟悉了,在現實生活的靶場中,他就打過不下數百發子彈,在虛擬遊戲倉中,他更是打過不下數萬發子彈。

這把槍即便對於中**迷來說,也一點不陌生,隻不過在中國,它還有另外一個更加著名的兄弟,叫做“五四”式手槍。

這是種威力極大的手槍,即便在現代,也能輕易打穿很多防彈衣,對付一個汽車油箱更是綽綽有餘。

隨著八聲混厚的槍響,嘎斯汽車的油箱上依次出現了8個大洞,如果有人近距離看到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8個大洞竟然整齊的排成一條直線,每個洞口間的距離都幾乎相等,就彷彿是機械精確加工出來的一樣。

金黃色的汽油,開始從油箱中不斷“咕咕“往外冒。

想像電影中一樣,直接用手槍子彈打爆油箱,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那需要油箱內的油料瞬間燃燒,突然釋放出大量熱量使周圍氣體迅速膨脹,纔會最終導致爆炸。

但是用子彈引燃汽油,卻是現實中完全可以做到的,周逸龍迅速換上第二個彈夾,對著汽車油箱“砰砰砰”又是一頓連射。

這一次,8發子彈全部都打在一個點上,看起來彷彿就隻打中了一槍,但汽車油箱不會說謊,它能確切的感受到,8發子彈打在一個點上所產生的高溫高熱。

一個調皮的小火苗升騰而起,刹那間引燃了整個油箱,然後迅速竄上了淋滿伏特加烈酒的車身,最後是車裡各種易燃物品。

整個嘎斯汽車在短短一瞬間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又產生了大量黑煙,這些黑煙順著風向開始不斷向日軍擴散,冇過多久,就徹底遮蔽了日軍的視野。

周逸龍利用這個機會,一躍而起,三步並作兩步,迅猛的衝上了旁邊的丘陵,靈活的讓人壓根就不敢相信,這竟然是一個肥宅。

丘陵上的蘇軍士兵纔剛剛分散到丘陵後隱蔽好,就發現原本被困在石頭後的米哈依爾政委,飛快的扔出了手中的伏特加,緊接著就是爆豆式的連續槍響,最後嘎斯汽車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還冇等他們搞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米哈依爾政委已經動作飛快的出現在了他們麵前。

蘇軍士兵們個個張大了嘴巴,驚訝的都不知道怎麼說話了,還是周逸龍先開了口:“機槍呢?剛纔為什麼不開火?”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個體格驚人的蘇聯大兵走了出來。

周逸龍敢肯定,他穿的絕對是最大號的士兵製服,可即便如此,這件可憐的衣服也隻是像披在一頭成年棕熊身上的遮羞布一樣,嬌小無奈。

周逸龍甚至在想,傳說中的一拳打死一條龍,大概說得就是這種人形怪物吧。

然而,跟如此強壯暴力身體相搭配的,卻是一張憨厚純樸的臉龐,此時此刻,這位大兵正用手尷尬的撓著後腦勺,嘴角揶揄著有點委屈的樣子,說起話來也是斷斷續續的道:“機槍……機槍在持續射擊2個彈盤後出現了故障,打……打不響了,我正在想辦法排除故障。

”“你叫什麼名字?”周逸龍對這個強壯得不像話的士兵產生了好奇。

“政委同誌,您……您又忘了我的名字啦?”那位大個子士兵越發的委屈了。

周逸龍有點尷尬,為什麼說“又”呢,看樣子這位米哈依爾政委以前的記性也不太好,現在這個鍋隻能自己替他背了。

他故作親切的拍了拍那位大個子士兵的肩膀,許諾般的說道:“我剛剛摔了一下,頭還有點暈,你再說一次,我肯定能記住。

”大個子士兵臉上露出一絲期待,他一口氣不間斷的說道:“我叫,列昂尼得.格奧爾基耶維奇.帕烏斯托夫斯基,政委同誌。

”………………周逸龍感覺自己臉上有點發燒,他懷疑是天太熱了。

但麵對那個大個子士兵的殷勤目光,他腦中一片空白,就算努力回想,也實在記不起,那誇張到堪比火車長度的名字。

“政委同誌,您剛剛說您一定能記住我的。

”大個子士兵有些泄氣了。

周逸龍努力回憶了下,這纔想起,蘇聯人的名字包含了姓名,父姓,以及姓氏,不是一般的長。

不過一般情況下,隻用名字就可以了,比如米哈依爾就是自己的名字,可這位士兵居然完整的把自己的姓名全部說了一遍,周逸龍能記得住纔怪。

最後,還是年輕帥氣的葉夫根尼中尉站了出來,主動替他解圍。

葉夫根尼中尉似乎擁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他英俊文雅,臉上洋溢著陽光與自信,在這種突發事件麵前,其他士兵都是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隻有他依舊保持了一定的整潔,他說道:“首長同誌,這次多虧了機槍手——列昂尼得同誌。

在一開始的襲擊中,如果不是他反應迅速,用機槍打死了兩名敵人,並壓製了敵人的衝鋒,我們現在的處境就危險了。

”“乾得不錯,列昂尼得同誌。

”周逸龍學著政委應該有的樣子,對大個子士兵提出了表揚,順帶也緩解了自己的尷尬,他很快轉移話題說道:“把機槍拿給我看看。

”大個子士兵,列昂尼得這才露出一個微笑,將胸前緊抱的機槍遞了過來。

這是一把DP27機槍,曾經援助過中國不少,得益於它47發的碩大圓形供彈盤,在中國俗稱“轉盤槍”,可惜這是一把早期的型號,有著一些顯著的缺點。

比如,它的複進簧套在活塞桿上,連續射擊時活塞會將熱量傳遞給複進簧,引起簧力減弱,進而導致射擊故障,這把轉盤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打不響了,在冇有備件的情況下,短時間內很難修複。

周逸龍剛準備指出問題所在,卻突然間呆愣住了。

他身邊的蘇軍士兵們不明所以,隻是見他一臉嚴肅,又一言不發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在思考什麼,隻有他自己才清楚,剛剛浮現在他腦海中的畫麵到底有多麼的讓人震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