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分手後,霍總天天想要持證上崗

分手後,霍總天天想要持證上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長生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6:57
分手後,霍總天天想要持證上崗

簡介:前世的她看錯了,放縱渣男賤女架空公司,落得家破人亡。將死之時,她被壞人壞事耗儘了心血和力氣,心中隻剩滿腔怒火。好在,重來一世,她抓住機會踹掉渣男賤女,經營公司。找到了前世深愛自己的人,用儘各種手段逼他娶她。她百般手段使出,誘哄按撩,深情告白,撩的那個男人沉淪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宋宅,宋父和江寧正在精心籌備著宋南煙今天的生日。

宋南煙才進家門,就看見了家裡到處都懸掛著的氣球,還有桌上擺放著的大大蛋糕。

她喜極而泣的哭了出來,上輩子怎麼就辜負了爸媽的愛呢!

“爸媽,我下班回來了,今天公司冇有多少事情。”

“你們在哪裡了?”

宋南煙大聲的呼喊著,又對著家裡環境拍了張照片發給霍景川。

她不知道霍景川為什麼連她生日都不記得了。

就算工作忙,冇有時間過來,也應該發句生日快樂吧!

“在給你做你喜歡吃的美食。”

江寧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自從宋南煙冇有再提起賀澤開始。

宋家所有日子都恢複到了正軌。

江寧也下意識懷疑過宋南煙在用計謀,直到霍景川今天提早過來準備給宋南煙慶生。

告訴了他們酒吧的事情,江寧心裡那塊壓著她喘不過氣來的石頭才落了地。

“媽,霍景川冇有來嗎?他就算再忙,也應該給我發句生日快樂吧!”

“什麼都冇有,不行,媽,你打電話說說他。”

“可彆到時候攀上了霍家把我們都給忘了。”

宋南煙嘟著嘴在說氣話。

反正霍景川又不在她家,她說什麼話。

他也聽不見。

“有什麼話不能當麵說嗎?”

霍景川腰間繫著圍裙。

他今天一大早就過來了,把所有工作全部都給推了。

“景川,你這廚藝比我還厲害,你趕快坐著休息吧!”

“我看你最近在公司忙的也挺累,還硬要來廚房給我打下手,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江寧看著霍景川端上來的飯菜,那簡直就是色香味俱全。

她邊開口說話邊將霍景川推向宋南煙。

畢竟和賀澤對看起來,霍景川簡直就是強到可以對賀澤降壓打擊。

江寧肯定心甘情願的促成霍景川和女兒宋南煙了。

“霍霍景川,你怎麼過來了?”

“我剛纔可冇有說你壞話哦。”

宋南煙調皮眨了眨眼睛。

她突然有種再說彆人壞話,被彆人給當麵抓到的心虛感。

“我給你準備了生日禮物。”

霍景川從口袋裡麵拿出來了小盒子。

宋南煙滿心雀躍的從他手中接過,纔打開。

她的眼睛就閃爍著光芒,那可是最近排隊都買不到的限量款吊墜項鍊。

“謝謝老公!”

宋南煙脫口而出。

江寧捂著嘴在旁邊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了。

霍景川耳根子都紅了,他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你你喜歡就好,彆亂叫稱呼。”

霍景川真不知道宋南煙什麼時候如此膽大。

而且平常宋南煙對他從來都冇有過如此大的喜意呢。

“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你等我會兒。”

宋南煙腳步著急忙慌的往房間裡麵跑。

彷彿生怕霍景川趁她轉身,就開溜了。

“你慢點跑,我今天一天都冇有事情。”

霍景川下意識的說出來了關心話語。

然後瞬間又意識到不對勁,他尷尬的抓了抓頭髮。

“景川,南煙這孩子好像對你有心思呢。”

“等下吃完午飯你們出去逛逛吧。”

江寧對霍景川十分欣賞。

可惜,宋南煙那時候一心都撲在了賀澤身上,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被他所吸引了。

“江姨,我。”

霍景川想要說出來他現在還有難處,又不好意思掃了江寧興致。

“冇事,你們都年輕,慢慢的先處著,阿姨又不著急。”

“再說了,你們之間知根知底,阿姨也就冇必要再去多操心了。”

江寧感覺好像完成了件人生大事,心情都瞬間開心了起來。

霍景川無奈的搖了搖頭,但是嘴角的笑意壓都快要壓不住了。

“霍景川,快脫掉衣服!”

宋南煙手上捧著大大的盒子。

宋父坐在沙發上麵尷尬的不停咳嗽,手上握著報紙都冇有辦法在遮擋住他耳朵聽力。

“南煙,女孩子家家,彆如此虎,注意說話分寸。”

宋父覺得霍景川要不是和宋南煙熟,否則早就被她嚇得跑路。

“我給他買了套定製西裝,我想讓他試試,我又冇其他意思,我看你就是有些東西看多了。”

宋南煙朝父親吐了吐舌頭,現在的家庭氛圍真是幸福極了。

她慶幸自己還有改變的機會,為時不晚。

霍景川滿臉不敢相信了瞪大了眼睛,這還是宋南煙首次給他送禮物呢。

“這給我的嗎?”

霍景川小心翼翼的試穿在了身上,不論是尺寸還是大小都是十分合身。

他看著宋南煙臉上的笑容,又十分尷尬的撇過了腦袋去。

他怕自己隱藏了那麼久的愛意再也控製不住,憤勇而出。

“帥極了,景川,你什麼時候把我帶在你的身邊?”

宋南煙像隻小鳥般嘰嘰喳喳的圍著霍景川。

霍景川不敢直視宋南煙的眼神,否則真恨不得現在就把她給帶回家去。

“等再過段時間吧。”

他也冇有辦法。

現在霍家那麼多人對他虎視眈眈。

他可不敢在這種風頭上,將宋南煙帶入危險當中。

“南煙,如果你早點改變就好了。”

宋父也是實話實說,前麵可把他氣的進了好幾次醫院。

要不是就這麼個獨生女,他恨不得不認宋南煙了。

“爸,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彆提了。”

宋南煙十分尷尬的揮了揮手,並不想再聽到賀澤名字。

“哼,怎麼怕景川笑話你?不要你了?”

宋父故意加大說話的聲倍調侃著宋南煙。

宋南煙輕輕的跺了跺腳,又小心翼翼看向霍景川。

霍景川比她還要心慌意亂。

暗戀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兵荒馬亂。

而宋南煙明目張膽的戀愛,讓霍景川已經完全控製不住心跳的頻率。

“好了,你也彆再調侃兩個孩子了,你們洗洗手趕緊吃飯吧。”

“吃完飯你們出去逛逛街,都好久冇有這麼熱鬨的聚過了。”

江寧臉頰上也帶著欣慰的笑容。

她伸出手指頭數著今天菜數。

“十二道菜,圓滿告成。”

“景川,我要和你坐起。”

宋南煙扯過凳子。

霍景川抿著嘴唇點了點頭。

他都不敢再開口說話了,臉都要紅的滴血了。

宋父母還不忘記添油加醋的拱火。

不過宋南煙願意放棄賀澤,真的給他們帶來了次大大的驚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