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兒子買來的媳婦兒是高考狀元

兒子買來的媳婦兒是高考狀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命筆南柯
  • 更新時間:2024-05-23 09:46:27
兒子買來的媳婦兒是高考狀元

簡介:兒子買來的媳婦兒是高考狀元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兒子花五萬塊錢買了個瘦瘦巴巴的媳婦兒回來。

據說是個高考生,還是個狀元來著。

我氣得將他狠狠地揍了一頓。

打一眼,我便知道那個女孩兒是個不簡單的。

後來,果然如我所料,她騙了我兒的感情,偷偷地跑了。

再回來時,她的身後跟著一大隊的武裝部隊。

我笑了,“你們,終於來了。



1

向來聽我話的傻兒子,卻在冇有經過我的允許下,偷偷買了個瘦巴巴的媳婦兒回來。

我差點冇有被他給氣死。

瞧瞧這死丫頭那瘦巴巴的身體,全身上下冇有半兩肉,胸就隻有饅頭那麼大,屁股小得還冇有我的巴掌大,這麼個廢物身子,怎麼能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出來。

還有那表麵上唯唯諾諾,但是那眼珠子卻滴溜溜地轉來轉去的樣子,這打眼一看就不是個省心的。

我讓兒子把她退了,把錢拿回來。

兒子卻跟我犟嘴,說什麼都不肯。

還跟我說什麼,她是高考狀元,讀書很厲害,很聰明,要和她給我生個大胖小子,讓他也讀書給我考個狀元回來,讓我享清福。

我可拉倒吧。

“就她這豆芽菜的小身板,莫說是生個大胖小子,怕是乾個活都不行,還生個孫子,考個狀元回來,讓我享清福?”

“你個傻小子,竟是冇長腦子,她一個高考狀元,能看上你?還跟你生兒子?你想得倒是挺美。



“你趕緊去把她給我退了,回頭我再給你買個好生養的回來。



但是向來聽我話的兒子卻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一雙黑眸緊緊地盯著我,態度堅決,“不,我就要她。



我心中的火氣是噌噌噌地往上冒。

“好啊,反了天了是不是,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她纔跟你多久,你就要為了她跟老孃我犟,她究竟給你灌了什麼**湯,跟我犟是吧?行,那我今天倒是要看看,究竟你的脾氣硬還是我的棍子硬。



舉起手中的棍子,使著吃奶的勁,我一棍又一棍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卻一聲也不吭。

打得累了,看見被他護在身後的女孩兒,氣上心頭,於是便連著兩個一快打。

“你個不要臉的狐媚子,敢勾引我兒子,我打死你個小賤蹄子,讓你小小年紀就勾人。



隻是棍子還冇有落在那個女孩兒的身上,便被我的兒子擋住了。

氣得我今天非打到她不可,不然我這心中的氣火難消。

“啊!”

女孩兒捂著被打紅了的手臂輕叫了一聲,隻那一聲,便叫我那好大兒氣紅了眼,伸手攔下我的棍子,將我推倒在一旁。

我被推得一愣,反應過來後,就更氣了,“好哇,好哇,兒子打老子娘,你真是要反了天了。



於是便坐在地上開始哭天搶地地哀嚎起來,“不得了啊,兒子打老子娘了,我的命好苦啊。

當家的,你快來看啊,你兒子要反了天了啊,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娘。



卻在接觸到兒子黑沉沉的一雙眸子後瞬間啞了火。

兒子長大了,跟他爹也越來越像了。

沉著臉不說話的樣子,很是唬人。

我的心一抖,微微撇開臉,“你要留下她也可以,但是必須用鎖鏈把她鎖起來。



哼,高考狀元?

當初誰還不是個高考狀元了。

2

我抬起下巴橫了那個女孩兒一眼,心中的嫉恨讓我恨不得現在就親手拿著鎖鏈將她鎖起來。

但是我那犟種兒子卻不肯,“她說過她不會跑的,我相信她。



行行行,你相信她。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遲早有你後悔的。

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兒子又倔又犟,還比我強壯,已經不是小時候那個任打任罵的小屁孩子了,我到底冇敢跟他硬來。

隻恨恨地警告了那女孩兒一句,“要是讓我知道你敢跑,我一定打斷你的腿。



便摔門回了屋子。

孩兒他爹今日有事,外出還冇有回來。

按照以往的經驗,等他回來差不多也要等到晚上去了。

緊閉好門窗,看著兒子出了門,我才躡手躡腳地從床上翻身下來,爬到床底,將深藏在床底下的一個盒子拿了出來。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輕輕地拿出裡麵的照片,靜靜地看著。

粗糙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撫摸上照片上的一男一女,卻又有些膽怯地伸回了手。

我的手指太粗糙了,不想弄疼了他,亦不想讓他看到這樣一雙粗劣的手。

照片上的那個女孩兒,我已經有些不敢認了。

她是那樣的年輕,那樣的漂亮,笑得那樣的燦爛。

他們的背後拉著一條長長的紅色橫幅,上麵寫著:熱烈祝賀於明希/秦玉澤同學榮獲我省文/理科狀元。

看著看著,眼眶不自覺地有些發紅。

此去經年,我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單純又良善的人了。

如果當初,我冇有......

此時,窗前投下一道黑影。

我下意識地將照片往後一藏,猛地抬頭一看。

眼中的驚慌失措在看到眼前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楊佳佳的時候,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該死的,竟然忘記拉窗簾了。

“你都看到了什麼?”

楊佳佳被我嚇到,有些膽怯地往後退了幾步,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什麼也冇有看到。



說著便頭也不回地跑了。

我看了她逃跑的背影一眼,最後又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照片,才輕輕地將照片放進了盒子裡重新封藏起來。

3

我不確定楊佳佳是不是真的什麼也冇看到,也不確定她是否會把這件事說出去。

為了先發製人,我抹乾眼淚,關上門走到院子裡,朝著村子裡大吼了一聲,“不好了,人跑了,我兒剛買的媳婦兒跑了。



不過片刻,便有不少人拿著傢夥浩浩蕩蕩地從家裡跑了出來,朝著四麵八方追了出去。

其中最小的也就不過兩三歲的樣子,最大的,卻還拄著柺杖,有男也有女,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氣勢洶洶的麵容。

很快,楊佳佳便被人連捆帶拽地揪了回來。

一同被綁著捉回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兒,也是這次一起同楊佳佳被拐賣過來的,名喚陳璐。

楊佳佳其實冇有要跑的,要跑的是陳璐。

但是陳璐逃跑的時候,正巧遇到了從院子裡跑出去的楊佳佳。

陳璐看了她一眼,便拉著她一起跑了。

買陳璐的是村子裡的老鰥夫,如今已經快七十歲的高齡了。

他前前後後買過不下十個女人,但是無一例外都被他打死了。

他這輩子就想要個兒子,但是他買回來的娘們冇有一個懷上的。

以至於他現在想兒子都有些想瘋了。

陳璐長得珠圓玉潤,一看就是個好生養的。

他一把她帶回去,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按著她給他生兒子。

但是到底他年紀大了,力不從心,被陳璐鑽了空子,趁著他虛弱殘喘的時候,給他開了瓢。

這纔有了逃跑的機會。

若非她不是遇到楊佳佳,或許她也冇有這麼快被抓回來。

是的,隻是冇有這麼快而已,被抓回來,是遲早的事。

這裡地處偏僻,山路崎嶇複雜,冇有村裡的男人帶路,根本就走不出去。

“不好了,劉叔冇氣了。



有人急沖沖地從老鰥夫的那裡跑過來,跟眾人說道。

眾人一聽,這可不得了,看著陳璐的眼神像是恨不得要把她吃了一般。

陳璐也冇有想到,她竟然會把人給打死了。

整個人都慌了。

最後在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中,陳璐被二傻子的娘帶走了,條件是給那老鰥夫下葬。

二傻子的娘早就想給她兒子買個女人回來傳宗接代了,但是偏偏她們家冇錢,買不起。

這次能白撿一個是他們賺到了。

二傻子的娘為了她那個傻子兒子也是操碎了心。

二傻子的娘也是早年間被拐賣來的,生下二傻子冇幾年,她男人就死了,留下她們孤兒寡母一個。

要說她為什麼不跑?

她不是冇有跑過,隻是還冇有跑出山坳,便又被抓回來了。

被抓回來後,迎接她的是更厲害的毆打。

後來,終於等到她男人死了,但是她的人早就已經被同化了。

她這樣的情況,在這村子裡不是少數。

一代傳一代,代代都是如此。

都是女人,我既已下地獄,那你也彆想翻身。

4

拖著劉佳佳一路走回去,我冇忍住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賤貨,竟然敢跑,看我不打死你。



趁著這個機會,我下了狠手,勢必要把她打怕了。

隻有怕了,她纔不敢亂說。

我揪著她的頭髮一路扯回了家,把她關進了地窖,用鐵鏈鎖了起來。

給她上鎖的時候,我的心撲通撲通地直跳,很興奮。

我曾經淋過的雨,又怎麼可能希望你有傘。

多年來,胸中的不忿和憤懣在這一刻似乎找到了出口。

我一個巴掌又一個巴掌地甩在她的臉上,看著她哭紅了的雙眼,還有高高腫起的臉頰,我感覺我的血液都沸騰了。

楊佳佳不停地跟我求饒,哀嚎聲響徹整個村子,村子裡的人都見怪不怪。

一直到她被我打得有些氣弱地倒在了地上,我才堪堪停下了手。

晚上,兒子一回來,便問我楊佳佳人在哪兒?

我便把她跟陳璐一起逃跑的事情跟他說了。

他的臉色一沉,一聲不吭地便去了地窖。

見狀,我心裡還是止不住地有些擔心,便也跟了上去。

地窖一打開,楊佳佳蜷縮在地上,她的雙眼緊閉,額間密汗岑岑,看著像是發了高燒。

嘴裡囈語不斷,“我冇有跑,我真的冇有跑,都是陳璐拉著我跑的,我真的冇有跑。



兒子原來氣怒的臉在這一瞬間就猶如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什麼氣都冇有了,隻剩下滿臉的疼惜。

他將楊佳佳打橫抱起就要往外走,卻被楊佳佳腳上的腳鏈止住了腳步。

“媽,佳佳她生病了,你快把這鎖鏈打開,我要帶她去找莽子叔。



莽子叔是我們村裡唯一的一個赤腳大夫,平日裡村裡有個什麼頭痛腦熱的,都是找他開藥。

“找什麼莽子叔,不就是發燒了嗎?給她喝點水,擦擦身子就好了,還要去找莽子叔,找莽子叔不花錢的嗎?我就說她這身體不行,你非是不聽,這纔剛花了五萬塊錢下去,又要貼上看病的錢,反正我不準。



這一次不管兒子怎麼倔,我就是不肯開鎖。

就在我和兒子僵持不下的時候,當家的回來了。

彼時兒子正拿著一把斧頭,哼哧哼哧地砍著鎖鏈。

一見到當家的,我便給他告狀,“當家的,你看看你養的好兒子,有了媳婦兒忘了娘,如今更是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你可得好好地說說他。



在我的一番添油加醋之下,吳民澤沉著臉看想吳昊,冷說說道:“你這媳婦兒不是個安分的,就這麼鎖著吧,我剛纔替莽子買了一批藥回來,還冇來得及給他送過去,你來拿一些退燒藥給她吃下就行了。

等回頭你們什麼時候把事辦了,把孩子懷上了,再看情況還要不要繼續關著。



說著又轉頭麵無表情地看我一眼,警告我道:“行了,你也彆鬨了,錢花都花了,人也買都買回來了,還能看著她病死不成?那錢豈不是白花了。



當家的都發話了,我和兒子都不敢不聽。

5

吃了藥,劉佳佳的情況慢慢有些好轉,但人卻怏怏地冇什麼精神。

她是個很聰明的人,對男人也很會。

趁著病弱的時候,她諾諾地對著我兒吹枕頭風,“昊哥哥,我真的冇有想要逃跑,都是劉璐她非要拉著我跑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等我病好了,我們就......”

說著,她的小臉一紅,有些說不下去了。

過了半晌才又輕聲地說道:“我一定會給你生個大胖小子的。



甚至還犧牲色相,抬起頭朝著我兒的嘴角親了一口。

這一口,一下子就把我兒糊弄得冇邊了。

就這麼過了幾日,也不知道劉佳佳使了什麼法子,竟然哄著我兒子趁著我和當家的外出的機會,偷偷進了我的屋子,找到了鑰匙,把她的鎖鏈打開,將她從地窖裡放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