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琴秋塵音
  • 更新時間:2024-06-21 12:37:27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簡介:novel-static/6c1fcb7144f01e329149bb0a6cb2cb61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城樓之上,寒風凜冽,吹得人臉生疼。

薑南枝與嫡姐薑檀欣都被反手綁著。

四周站著凶神惡煞的反叛軍,他們手中刀尖上,還沾著猩紅的血。

倆人的容貌本就有七八分像,如今又穿著相似衣裙。

不熟悉的人,乍一看並不能分清她們倆誰是太子妃,誰是沈夫人。

恰好這個時候,城樓下傳來一陣喧囂。

馬蹄肆踏,塵土飛揚,原來是沈徹搬來了救兵!

手腕上有一塊月牙疤痕的叛軍首領,粗狂笑著。

“真是小瞧了沈世子啊,竟能搬來救兵?不過你們想要攻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沈徹也知道攻城不易,當務之急,是先把上麵的兩人救下來。

他冷聲道:“此等事情,與女眷無關,你先把她們給放了!”

叛軍首領:“笑話,人質豈能說放就放?”

沈徹微微偏頭,身後有人壓著一個灰頭土臉的男人上來,他抬劍抵在對方脖間:“你若不放人,我就殺了你弟弟!”

“大哥,救我!”

叛軍首領見狀,臉色變幻不定,最終咬牙:“太子妃不能放,我隻能放一個沈夫人。你若不同意,那他們三個就一起下黃泉。”

“哪位是你夫人?”

沈徹一愣!

看到他猶豫的那一刻,薑南枝就知道,不管她五年來,在侯府中如何勞苦功高。

原來都比不上沈徹心頭的白月光啊。

當年上元節她意外落水,被沈徹所救,後來沈家上門提親。

薑南枝本不願,還是嫡姐苦苦哀求,說自己從小哭就冇了親孃。

而且她把沈徹,隻是當做兄長看待。

還說隻有薑南枝嫁過去,纔會全了兩家顏麵。

可是如今呢?沈徹卻猶豫了。

薑檀欣靠在薑南枝耳邊,聲音很低,但卻笑得恣意。

“枝枝,你且看吧,阿徹肯定會選我的!”

“畢竟,我已經有了阿徹的骨肉啊。”

聽見孩子,薑南枝眼神微動,薑檀欣頓時更加得意。

“差點忘了,你嫁入侯府五年還一直未曾有孕。可惜,你永遠也不會有自己的孩子了。因為阿徹早就給你下了避子藥啊!”

薑南枝微微握拳,聲音冷冽,“是你讓他做的?”

“是又如何?”薑檀欣冷哼道,“我阿孃病重還冇去世的時候,你阿孃就不要臉地爬上父親的床塌,我從小就冇了親孃,這些都是你跟你阿孃欠我的!”

“那你當年為何勸我嫁給沈徹,還說你一直隻把他當兄長看待?”

“因為啊,我要你一直晃在他眼前,他纔會不忘記我。枝枝啊,你做了我五年的替身,如今,就繼續替我去死吧!”

薑檀欣越說越得意,甚至都要壓不住聲音了。

薑南枝沉默不語,目光平靜如深潭,看著沈徹。

沈徹卻是滿眼痛苦跟愧疚,與她對視的瞬間,默聲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下一刻,他的手指向了薑檀欣,“那是我夫人。”

薑檀欣笑得得意忘形。

叛軍首領,舉起了手中雪亮慘白的屠刀。

薑南枝收回視線,扭頭看向薑檀欣,語調十分平靜。

“薑檀欣,你聽說過一句話嗎?”

“什麼?”

“死前彆說那麼多廢話。”

話音剛落,薑南枝猛然撞向身邊的薑檀欣,與她雙雙從城樓上墜落下去!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

薑南枝看見目眥儘裂的沈徹,耳邊是薑檀欣慘絕人寰的叫聲。

她嘴角一揚。

全京城都以為薑家三小姐薑南枝,柔順規矩,端慧溫婉。

後來成為侯府當家主母,依舊端莊大氣,是全京城貴婦的表率。

抱歉,她裝的。

如今,冇有裝的必要了。

可惜沈徹站得太遠,不能砸死這個負心漢,多少有一點遺憾。

咚!咚!

兩女先後砸在地上,鮮血炸開,宛若盛開的曼殊沙華……

**

“姑娘,您怎麼還在睡啊?再晚就要錯過上元節燈會啦!”

薑南枝睜開眼,看著心腹丫鬟暮歲那張小臉上,寫滿焦急。

她左右看了看,自己竟然回到了十五歲上元節的那一日!

前世上元節燈會,嫡姐薑檀欣將自己的衣裳送給她。她穿著薑檀欣的衣裳,被擁擠的人群給推進湖中。

當時路過的沈徹二話不說,跳入水中救了她。

可是後來薑南枝才知道,當初沈徹以為落水的是薑檀欣,才毫不猶豫跳水救人。

但也因此,薑南枝不得不嫁入侯府沈家。

想起上一世的慘烈,這一世薑南枝不打算隱藏本性。

她漫不經心道:“把薑檀欣讓人送來的衣裳燒了。”

暮歲一臉懵,“姑娘,您說什麼,大姑娘冇有給您送衣裳呀。”

薑南枝的手猛然一頓,莫非薑檀欣也回來了?

“暮歲,給我梳妝打扮,我要去上元節燈會。”

暮歲有點迷茫,剛纔姑娘不是不想去麼,現在怎麼又想去了呀?

但她習慣性地聽自家姑孃的話,所以立刻快速地收拾起來。

不一會兒,銅鏡之中照出才及笄的貌美少女倩影。

眸若秋水瀲灩,眉若遠山晚黛,唇紅齒白,髮髻間的步搖珠釵,精巧華美。

內裡著硃紅菱紋羅錦袍,外披銀狐輕裘披風。

薑南枝手握著暖爐走了出去,倒也不感覺冷。

等來到薑家大門口,見到了正十分高興,與兄長薑承瑾說著話的薑檀欣。

他們倆人一母同胞,自然更親厚一些。

在看到薑南枝出來後,薑檀欣瞬間斂去臉上笑容,眼神慢慢變得陰翳。

薑南枝心中有數,表麵上卻歉然乖巧地笑了笑,“讓兄長跟長姐久等了,咱們走吧,不然趕不上熱鬨了。”

薑承瑾點頭,扶著兩位妹妹先後上了馬車。

一路上薑南枝能夠感覺得到,薑檀欣在竭力剋製著什麼。

她卻一臉純良天真,“恭喜長姐要成為太子妃了,隻是可惜,明年上元節,咱們姐妹就不能一起出府遊玩了。”

薑相是文臣之首,太子殿下想得到那些文臣們的支援,肯定要娶薑家嫡女。

賜婚聖旨已下,婚期就定在了三月初九。

薑檀欣攥了攥手帕,意有所指,“枝枝不用著急,你很快也會嫁人的。”

薑南枝卻搖了搖頭,“不著急,我纔剛及笄,還小。”

薑檀欣嘴角抽了抽,這死丫頭,是說她老的意思麼?

明明她們姐妹倆隻差了一歲!

到了街上,眾人都被火紅的燈籠晃花了眼。

花燈形狀千奇百怪,一些售賣各種小玩意的攤子前,熙熙攘攘。

兄妹三人下了馬車,冇過多久,就被擠散,畢竟人實在是太多了。

薑檀欣立刻左顧右盼地尋找沈徹的身影。

這一世,她纔不要嫁給那箇中看不中用的廢太子了。

她要嫁給後來做了鎮國大將軍的阿徹,哪怕是五年後叛軍攻城,跟著阿徹,她也會榮寵一生!

果然看到沈徹站在不遠處,一襲白色錦袍,俊逸非凡。

薑檀欣眸光一亮,立刻擠了過來。

在馬上就要靠近沈徹的時候,她突然身子一歪,跌入旁邊的湖水之中。

沈徹毫不猶豫立刻縱身一躍,跳下去救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引了過去。

薑南枝悄然來到一女子身邊,趁人不備,撩起裙襬就是一腳!

噗通一聲,這女子也落了水。

被薑南枝踹下去的人,名叫白錦荷,是侯府沈家老太太的孃家孫女。

白錦荷備受長輩們疼愛,經常住在侯府,粘著沈徹這個表哥,一心想要嫁給他。

上一世,在侯府中,她冇少給薑南枝找麻煩。

如今麼?

沈徹,一個是你的白月光,一個是你的青梅竹馬錶妹。

她們同時落水,我看你會救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