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端午驚魂,家裡來了一個陌生男人

端午驚魂,家裡來了一個陌生男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務實夢想家
  • 更新時間:2024-05-23 06:37:38
端午驚魂,家裡來了一個陌生男人

簡介:端午節那天我們娘仨迎來了一個客人。客人是一個四十歲的壯漢,說是來我家討飯。可他卻心懷不軌,將我女兒淩辱慘死,把我兒子大卸八塊。還陰仄仄對我說:“妹子,你要是想活著,就好似伺候我。”我避之不及,被他用彎刀砍斷了脖子……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端午節那天我們娘仨迎來了一個客人。

客人是一個四十歲的壯漢,說是來我家討飯。

可他卻心懷不軌,將我女兒淩辱慘死,把我兒子大卸八塊。

還陰仄仄對我說:“妹子,你要是想活著,就好似伺候我。



我避之不及

被他用彎刀砍斷了脖子……

1

“妹子,我現在又累又餓,可以留在你家討口飯吃嗎?”

我剛從夢中驚醒,冷汗涔涔之時,門前便來了

一個男人。

這男人四十出頭,孔武有力,雙臂肌肉十分結實。

他的麵相老實巴交,卻讓我膽戰心驚。

因為我重生了,

前世我熱情招待這個男子,十分好客,讓他在家裡吃喝。

他轉身卻將我們三個殺害,我們三個一個都冇逃出他的魔爪。

“妹子,可以嗎?”前麵的男人又問道。

老實巴交的臉,眼神卻十分不安分,往我12歲的女兒身上瞟過去。

前世我冇發現他覬覦我的女兒,直到我洗碗時聽見女兒哭聲時。

女兒已經慘不忍睹,那個畫麵徹底放我發瘋,擊碎了我。

此時我雙手微微顫抖,腮骨顫顫巍巍,一時半會一句話都說不完成。

隻能支支吾吾:“我我我……我身體不舒服。



我麵色慘白,臉上的汗水不斷滑落,昭示著我說的話一點都不假。

男子並未離去,而是坐在我家堂屋門檻,順手拿著我用過的扇子在臉上扇風。

“妹子,這個寨子裡十裡八村就你一家子,你家裡隻有三個人嗎?”

男子把汗衫拉了一下,露出胸口一個大疤,看起來十分猙獰。

他在打探我家的情況。

前世,我對他冇多設防,畢竟每天有人會從我家門口經過,我冇有這個世界上還有壞人的概念。

如今這個年代,什麼都不發達,用電話需要信號,看電視需要手動轉天線。

若我此時報警,隻怕要拿著電話去信號塔才能撥打。

不切合實際,我一時半會找不到救我們的人。

我我男人去

了鎮上乾半天活,還要給孩子買飲料,給家裡買大米。

我們家普通的不能再再普通。

可為什麼會遇到這樣天殺的惡魔?

此時我隻能見招拆招,隻能小心翼翼,保全孩子。

我撒謊道:“家裡很多人啊,我老公馬上回來,我孃家弟弟就住在對麵山上,晚點過來給我送新鮮豬肉。



我弟弟今天不會來,我男人也會晚點回來,並不會很早。

我們原本對端午中秋平淡對待,除了過年,其他的節日對我們來說,和平日一樣。

疤子男人笑了一下,老實巴交從挑擔裡取出幾個油炸餃子。

“妹子,我在你家也不是白吃白喝你的,這幾個餃子都給孩子,我吃一個就行了,可以在你家討一杯茶喝嗎?”

我想拒絕,說不可以,可女兒揉著眼睛走過來。

她赤腳走到我跟前:“媽媽,這是我打回來的櫻桃。



“這裡有個伯伯,伯伯你吃櫻桃嗎?”

女兒摘了一兜櫻桃遞給疤子男人。

我心提到嗓門邊上,

12歲的女兒不懂事,平日對家裡來的人彬彬有禮。

前世對這個疤子男毫不設防,一口一個伯伯,請伯伯在家裡吃飯,吃粽子。

結果造成了不可收場的悲劇。

疤子男故意抓了一把櫻桃,卻不經意在我女兒手上抓了一把。

2

年幼的女兒不知道這疤子心中的打算。

“媽媽,可以讓這伯伯在家裡吃飯嗎?今天正好端午節,我們家裡隻有三個人,爸爸得傍晚纔回來,太久了。



我一窒,又被人卡脖子的難受。

鄉村人淳樸的本性,在我們身上暴露無遺。

可著急也冇用了,孩子已經說出去了,我隻能硬著頭皮跟疤子男周旋。

疤子男很瘋,但不是傻子,他有自己的判斷和想法。

我裝作平靜對女兒說:“豔豔,彆瞎說,你舅舅會晚點來,你爸爸一會就回來,今天過節,端午節啊。



女兒眨巴眨巴眼睛,和我眼睛對視片刻後,她呀了一下:“真的?真的會來?”

假的,隻是為了嚇唬疤子男,故意說明我家有男人。

讓疤子男投鼠忌器

要悠著點。

疤子男原本輕鬆的情緒頓時有了幾分緊張。

我深呼吸一口氣,女兒單純,但是不傻,她很快能明白我彆有深意的眼神,便是不讓她亂搭腔。

疤子男不走了,在我家討了一杯茶水,一邊喝水一邊吃餃子。

他會在我家死耗。

耗得我著急難受,如熱鍋上的螞蟻。

我著急的要命,若冇三歲的兒子,我很快就能帶走女兒。

三歲的兒子走路還不快,還鬨著要抱抱,若是逃離,我必須抱著兒子,根本逃不走。

思前想後,我對疤子說:“大哥,我去燒火做飯。



疤子起身說:“冇事,我給你幫忙,我也會燒火

燒得挺好。



我收斂情緒,很怕露出緊張神情。

隻能點點頭,佯裝微笑:“好

謝謝大哥了。



隨後他幫我燒火,我在做飯時,女兒忙著選大米裡的小石頭。

兒子在門檻拿著桃子進進出出,我急得汗流浹背。

“妹子,你怎麼不動手了?趕緊刷鍋,我已經把鍋燒紅了。



疤子聲音在我耳膜之內宛如驚雷。

為什麼我就不能早重生一點,哪怕早重生五分鐘

也能把孩子帶走,抱著兒子牽著女兒早就躲起來了。

可一切都晚了,除了害怕遺憾

我還需要保持清醒,和疤子男鬥智鬥勇。

我不能被牽著鼻子走。

我讓女兒刮土豆皮,打算做土豆湯,還要做一鍋饅頭,饅頭配辣子。

等等,其實隻要我做飯足夠慢,就可以無限拖延時間。

隻要拖延時間,我男人回來後,也好多一個人對付疤子男。

雖然我男人身板不如這個壯漢,也不是這男人的對手。

我不能讓女兒刮土豆皮。

“豔豔,你去帶著弟弟,我來忙活。



我行動的每個步驟,疤子男的眼睛都死死盯著我,我脊背發寒。

隨後我蹲下刮土豆皮。

“大哥,這土豆太小了,要刮一盆土豆,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你稍微等等,今天我多給你做點飯,一會臘肉燜豆角,蘿蔔乾燉肉,再給你殺一隻雞。



疤子男有點不耐煩:“隨便對付一口,不需要太多飯菜。



我忽然想到前世疤子男來我家那狼吞虎嚥的樣子。

他是餓極了,隻要我拖延時間,他就會一直等著我做飯

我就可以等老公回來。

當務之急是要他冇法子墊肚子。

3

我便熱情對疤子男說:“大哥,可以把你那些餃子給我孩子吃嗎?”

疤子男點頭:“可以,可以給孩子吃。



我轉了頭給女兒使眼色,用唇語讓女兒把餃子吃完,不要給疤子留下。

女兒詫異片刻,便很快領悟。

“媽,我帶著弟弟去吃餃子。



姐弟兩個胃口不大,吃不下那麼多餃子,胡吃海塞後也還剩下好幾個。

正在此時,女兒忽然把黑狗牽過來。

我家的黑狗什麼都吃,女兒把幾個餃子丟給黑子,黑子吃的十分暢快。

前世,黑子關在後麵牛圈,我怕它惹事,還還去固了一下繩子。

這一世女兒把黑子牽出來,我感覺踏實了幾分。

我微微側目看疤子男,隻見他子死死盯著黑子,身子微微往灶門口裡麵蜷縮。

他有點怕我家的黑子,我大喜。

黑子護主很厲害,興許能幫到我們。

“豔豔,你去院壩邊上給黑子洗澡,它又臟又臭。



背後的眼神更加凶狠一些,我隻能裝作不在意,此時我在走鋼絲,稍有有差池,就萬劫不複。

不過為了活命,我必須勇敢。

土豆總要刮好的,半個小時後,我把土豆洗乾淨。

疤子男打趣道:“妹子,你這乾活的速度很慢啊,你一直都這麼慢嗎?”

我佯裝天真熱情:“是啊,小時候乾活就很慢,養成了習慣,一點都不麻溜,所以家裡的房子都冇起,人家都搬去鎮子,就我家還在村子,都被我拖垮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撒個謊。

其實我們在鎮子邊緣已經建了一套房,年底搬過去。

疤子男聞言後,有點鄙視:“那你趕緊做快點,我餓了。



我急忙點頭,

頂著壓力搓麵揉麪。

一個小時後,饅頭蒸好了,滾燙熱乎的白饅頭放在簸箕裡。

疤子男順手拿手兩個,

一點都不客氣:“先墊墊肚子。



“大哥,我還冇煮臘肉。

”我急忙說。

“沒關係,墊墊肚子而已,你繼續做。



平日我蒸饅頭半個小時就好,今天已經拖延時間。

為了顯示我的廚藝很好,也為了讓疤子眼饞接下來的飯菜,從而不得不等我。

我上樓取了臘豬蹄子和臘排骨。

“大哥,這些臘肉是好東西

但是要洗乾淨,麻煩大哥幫我燒水。



疤子男死死盯著我手中的臘肉,口水都要流出來。

臘肉在我們村子是招待客人最好的東西,冇有之一。

村子人就好這一口,疤子男的神情便是最好的表達。

我慢吞吞清洗臘肉,雖然很賣力,但就是耗時間。

疤子男已經來我家兩個多小時,我看了一下鐘錶,已經下午兩點半了,我男人得四點左右回來,我隻要拖延一個半小時左右,我男人就回家了。

疤子男趕緊燒水,為了讓我做飯速度快點,他還親手幫我洗臘肉,下鍋。

有了他的攪和,做飯時間縮短了,很快幾道農家菜做好。

“大妹子,端午節快樂。



疤子男自顧自把菜端著去桌子。

我警鈴大作,按照邏輯,他吃飽肚子就鐵定乾壞事,前世便是如此。

然而他吃飯速度極快,若是我不阻止,他二十分鐘就能吃飽。

然後秒對就會對準我們幾個,出言戲弄,動手殘殺。

我著急的瑟瑟發抖,好想過去阻止

可是麵對一個一米八幾,一百七八十斤的肌肉壯漢。

我一切都是徒勞,我急得發嘔,難受,麵色蒼白,宛如中暑。

腦子空白到極致,我忽然一個激靈,想到了一個法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