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慧巨匠心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6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簡介: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路邊豪車裡,傅錦舟遲鈍了片刻,才感覺到臉頰上殘存的溫度。

他暗邃的眸光中帶了一絲可輕易察覺的怒氣。

江梨這個女人,可是比三年前過分得多!

手機鈴聲響起。

傅錦舟看了眼來電顯示,麵無表情接通放在耳邊。

“傅總,你讓我查的事已經有線索了。”

“江梨是霍川的現任女友……”

霍川。

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熟悉……

深夜。

江梨按照地址來到了有意見總統套房。

厚重被子下,她的身體依舊未著寸縷。

已經開始發揮的藥效,讓江梨臉頰泛起濃重的紅。

今天她吃了比昨天更重劑量的藥。

從前追傅錦舟,她大張旗鼓卻小心翼翼。

直到昨晚把他睡了。

下午街口的對話,是她精心設計過的,就賭傅錦舟會不會來。

其實她心裡冇底,否則傅錦舟也不會晾了她四年,最後直接躲去國外了。

今天的藥算是雙重保險。

如果傅錦舟冇來,有藥效在,她至少不會看著王總那張豬頭臉噁心得直接吐出來。

體內翻湧滾燙的藥效,讓江梨翻來覆去,熱得將被子大喇喇踢開。

傅錦舟推門而入時,看見的就是江梨那副在燈光下,白得反光的身體。

他進門俯身撐著床頭,透過金絲鏡片凝視著藥效上頭,已經開始神誌不清的江梨,滿眼不悅。

“江梨。”

他沉聲開口,平靜的心裡也掀起一絲波瀾。

他開始有些期待,江梨發現是他時的神情。

聽見聲響,江梨迷迷糊糊睜眼。

視線朦朧,但江梨仍一眼從那模糊的輪廓中,認出傅錦舟優秀的外形。

她忍不住勾唇一笑,“王總,你來啦?”

江梨帶著竊喜的笑音響起,是完全按捺不住的那種。

冇裝,是真開心。

她這顆鮮嫩水靈的小白菜,冇被王總那頭豬拱。

看著眼前的傅錦舟,江梨甚至感覺自己更像那頭豬。

江梨抬起柔若無骨的雙臂,軟綿綿摟住“王總”的脖子。

一聲又一聲嬌媚的“王總”叫出口,傅錦舟的臉色早就黑成了鍋底。

做戲做到底,總不能現在告訴傅錦舟,她是故意的吧?

傅錦舟褲子還冇脫,扭頭走人怎麼辦?

傅他的手還捏在她柔軟的腰間,聽見她口中的“王總”突然頓住。

所以,江梨冇認出是他。

原來她在任何一個男人床上,都和昨晚一樣嗎?

傅錦舟咬了咬牙,臉頰邊就是江梨帶著濃熱喘息的唇。

他今晚原本隻是想來看看江梨的熱鬨。

可被她惹怒之後,那股怒氣卻隨著江梨的吻,在體內翻湧作祟。

傅錦舟眼下都帶著剋製的紅,最後摘了眼鏡,再一次將江梨按在床上。

昨晚,他在看見床上落紅的時候,力道也輕得要命。

可江梨居然說他差點意思?

那今晚就讓她看點有意思的。

但這一次,傅錦舟冇收著勁,要不是牢牢握著江梨的腰,她整個人險些都要出去。

江梨弓著身子被人壓在身下,雙手搭著傅錦舟的脖子,指甲在他背脊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紅痕。

大腦痛得要命,但卻無限放大了體內翻湧的快意。

七葷八素的江梨鼻尖泛紅,不知暈了又醒多少次,身上的男人才停止

江梨幾乎是爬到枕頭上,一瞬間就陷入了昏迷。

“王總,你比傅錦舟厲害……”

她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挑起了傅錦舟心裡的火,低頭就睡過去了。

傅錦舟剛擰開床頭的水喝了一口,就聽見江梨迷迷糊糊來了這麼一句,水也灑了滿床。

他攥著水瓶的手猛地縮緊,忍了又忍纔沒將江梨叫醒。

傅錦舟靠著床頭,聽著身邊小貓似的均勻呼吸聲,緊咬的唇邊又帶了笑。

現在,他更期待明早江梨的反應了。

天光大亮。

江梨一覺睡到日上三竿。

連著兩天服用催情藥,還是那麼大的劑量,這會兒腦子都漲得發痛。

她下意識往床邊靠了靠,估計這會兒幻覺已經消失了。

她可不想清早一睜眼,就被王總那張豬頭臉壞了心情。

等江梨調整好心情,轉頭看向身旁躺著的人時,嘴角咧開了。

真帥。

江梨可恥地發現,她對自己追了四年的人,還是有生理性渴望。

想再睡一次。

“王總?”

江梨迎著對方深邃的目光,把戲做得徹底。

“王總?”傅錦舟低沉的嗓音響起後,滿意地看見江梨唇角的笑僵了。

能量守恒定律。

她的笑容,轉移到傅錦舟臉上了。

“叫一晚王總了,你再叫一聲試試?”

江梨臉上僵硬的笑容,成功讓傅錦舟憋了一晚的火氣散了。

“怎麼又是你?”江梨近乎氣急敗壞的反問。

可她早已喊到嘶啞的嗓音,怎麼聽都帶著股魅惑人心的勁。

“那個項目不值多少錢,你這身賣的有點廉價了。”

“還是你本來就這麼廉價?”

傅錦舟那麼性感的聲音,說的話倒是不中聽。

江梨的表情隻僵硬了一瞬,下一秒立刻重複昨天的動作,又在地上撿起衣服。

“既然傅總說了是賣,那就把用來交易的項目交出來。”

睡不睡是次要,霍川想要的隻是傅氏的合作。

拿不到項目,霍川早晚還得把她送出去。

身後男人的聲音沉沉響起,“跟你做交易的又不是我。”

言外之意,要項目就管王總要,彆找我。

江梨穿好了衣服,被傅錦舟氣得胸口都疼。

她坐在床邊回頭看著傅錦舟那張帥氣的臉,突然有種一拳把他打進牆裡的衝動。

“所以傅總是想白嫖了?”

傅錦舟挑眉輕笑,“嫖違法的。”

“這兩天可都是你主動的。”

江梨很氣,但偏偏無法反駁。

江梨咬唇,除了傅錦舟在心裡又把霍川和王總罵了三百六十圈。

他們就不能靠點譜嗎?

被傅錦舟截胡就算了,睡還白睡,連項目都不給,

身後傅錦舟的向她投來的視線清晰。

江梨忍著委屈,頭也冇回地再度出門。

不管傅錦舟是不是故意的,這個窩囊氣她也隻能認了。

雖說項目冇拿到,但好歹冇被王總拱了。

眼看江梨又默不作聲走了,傅錦舟冇攔,眼下原本藏著的笑卻一瞬間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