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打臉極品小姑子

打臉極品小姑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甜雪釀
  • 更新時間:2024-05-23 06:38:14
打臉極品小姑子

簡介:打臉極品小姑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小姑夫是無精症。

我剛出月子,小姑子就到我家,要求我弟捐精。

她說:“嫂子,我們兩家本來就是親家。

等我生下有小宇基因的龍寶,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我堅決拒絕:“小宇有女友。

琳琳,你和李易去專門的醫療機構排隊申請吧。



兩年後,小姑子終於懷孕。

孕期她暴飲暴食,喝酒蹦迪,最終生下畸形寶寶。

她怪我不同意我弟貢獻優質基因,半夜跑到家裡捅我整整七刀。

我被迫切除子宮,術後甦醒,我堅決要告小姑子。

老公怪我較真,婆婆罵我狠毒。

擔心小姑子坐牢,婆婆慫恿老公拔管殺我。

再睜眼,我回到小姑子要求我弟捐精那天。

1

“……等我生下有小宇基因的龍寶,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如同前世,小姑子王琳親昵地挽著準前夫王瑞安,求我答應我弟捐精這種荒唐的請求。

看清王瑞安後,我第一次發現:他和王琳過於親密。

但我不動聲色:“琳琳,小宇有女朋友,這樣不太合適吧。



王琳搖晃王瑞安胳膊撒嬌:“哥!你幫我勸勸嫂子!”

王瑞安寵溺地摸她頭髮:“李易真冇用,讓你守活寡!”

她羞紅臉:“冇……他隻是不能讓我懷孕。



王瑞安表情一瞬陰沉,隨即笑容滿麵地勸我:“老婆,琳琳說得對。

兩家親上加親,冇什麼不好。

你讓小宇偷偷捐。

你放心,到時候李易和琳琳會撫養孩子,不會給小宇添麻煩的。

你要是不信,可以讓琳琳立字據。



我糾結:“這……”

王琳撲倒我懷裡,撅嘴撒嬌:“嫂子!你幫幫我嘛。



我強忍噁心,繼續演戲:“那我去問小宇。



“謝謝嫂子!”

“謝謝老婆!”

兄妹倆默契地同時說。

我藉口去衛生間打電話,其實去而複返,躲在牆角偷窺。

就幾秒功夫,王琳已經坐在王瑞安懷裡。

——前世我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工作,從冇懷疑過王琳有歪心思,才把王琳慣得如此肆無忌憚!

王瑞安拽開她:“在家呢,小心被她看見。



“你又不是我親哥!”

聽到這則勁爆訊息,我立馬點開手機錄音功能。

王琳嗲嗲甜甜的聲音繼續:“當初爸媽生不出孩子,才資助你的。

後來我出生,你答應過爸媽,會永遠照顧我。

我十八歲時,你先把我照顧到床上的。

你這輩子彆想甩開我。



王瑞安緊張:“琳琳,你怎麼突然說這些?秦薇隨時可能會回來……”

“我不管!我嫉妒!我不能懷你的孩子,她卻可以生下你的女兒……”說著,她突然拉拽王瑞安襯衫,“瑞安!你給我個孩子吧!爸死了,冇人會反對我們在一起了!你和秦薇離婚,我們結婚,好嗎?”

我氣得渾身發抖!

2

王瑞安比王琳大二十歲。

我一直以為,長兄如父,他照顧她、寵愛她是正常的。

卻冇想到,我是王瑞安的將就。

我和王瑞安相親認識的。

三十歲,我拚成公司高管,可在我爸媽眼裡:我冇結婚、不生孩子,就是殘缺的女人。

我媽以死相逼,我迫於無奈,選擇相親。

鑒於我自身情況,王瑞安說他忙著創業,四十歲還是未婚單身,我不僅冇懷疑,還覺得他和我同病相憐。

除了年紀,王瑞安是我遇到的最優質的相親對象。

我們約會幾次,綜合考慮,直奔婚姻。

婚後,雙方家長施壓,我很快懷孕。

我以為我和王瑞安會相敬如賓地度過一生。

前世,婆婆慫恿王瑞安殺我,我看到他的掙紮,我以為他對我有點真心。

冇想到我大錯特錯!

自王琳出生,王瑞安就被PUA要疼愛她一輩子。

在王琳最好的年紀,兩人相愛、偷嚐禁果。

王家可能就準前公公有點理智,不準他們在一起,還讓王瑞安正式成為王家人,徹底斬斷他們的情路。

也是在準前公公逼迫下,王瑞安相親一段時間後選擇和我閃婚!

婚後,他還是愛王琳!

我嚴重懷疑,前世王琳懷孕,不是等到醫療機構,而是等到了王瑞安!

雖然我和王瑞安始於相親,但他算我初戀。

結果,他是個臟男人。

相處的日日夜夜湧現腦海,我噁心得想吐。

“琳琳,我不能和秦薇離婚,你也不能和李易離婚。

我們需要正常的婚姻,正常的工作,正常的生活。

你放心,我永遠愛你。

隻要你需要我,我就會在你身邊。



“瑞安……”她嗓音甜得過分,“她剛生完孩子,不能讓你快樂,對嗎?我可以……”

3

“哇啊哇啊——”

女兒的哭聲打斷王琳進一步的動作。

趁兩人心虛,我先儲存錄音,把手機放在花瓶後麵,重新打開錄音,再跑到衛生間門口,最後才慌慌張張地跑到客廳:“老公,小六月哭了,我先去哄她。

等會再下來說小宇的事。



王瑞安溫柔詢問:“老婆,要我陪你去嗎?”

我看了眼口紅暈開的王琳,說:“老公,你陪琳琳。

我馬上就好。



王琳嗔怪地戳王瑞安胸口:“哥,你怎麼不給嫂子請月嫂?你賺這麼多錢,彆這麼摳。



王瑞安精準抓住她手指,解釋:“月嫂今天請假。



我裝看不懂他們眉目傳情,急急忙忙跑上樓去喂女兒。

我磨蹭十幾分鐘才下樓。

果然,我看到眉眼含春的王琳、激情澎湃的王瑞安,

以及王琳掀起襯衫露出的腰肢和王瑞安皺巴巴的西褲。

所以,王瑞安對我溫柔剋製,隻是不愛我。

強烈的噁心、恨意,全都化為報複極品婆家的動力。

王琳著急地問:“嫂子,小宇同意了嗎?”

我回答:“同意了。

但小宇說,要你擬合同,保證生下的孩子永遠不讓他管。



“好呀。



答應後,王琳轉身,整個人撲進王瑞安懷裡:“大律師,你幫我擬合同吧?”

王瑞安寵溺地刮她鼻尖:“好。



我微微一笑,逐漸習慣這種噁心的刺激。

前世的我,果然是瞎子!

我藉口去洗手間,拐到角落,拿起手機,結束錄音。

卻聽到王琳說:“瑞安,我聽說生過孩子的女人,會漏尿。

這一個月,你照顧她,太辛苦了。



王瑞安:“基本是月嫂照顧。



王琳:“剛纔,我冇漏,對嗎?”

“琳琳,你永遠像18歲……”

4

我不想聽現場,躡手躡腳走到衛生間門口,先衝馬桶再洗手:提醒他們注意點。

等我重新回客廳,隻有王琳坐在沙發,雪白赤足隨意搭在茶幾,輕輕搖晃。

可能,這在王瑞安眼裡,是極致誘惑。

我覺得礙眼,還覺得茶幾臟了。

如果王琳有腳氣,就更臟了。

但我依然麵不改色:“你哥呢?”

王琳往嘴裡塞一顆剝好的葡萄:“他去草擬合同了。



“哦好。



我坐在她斜對麵的單人沙發,一起等王瑞安。

王琳彎腰拿葡萄時,手指故作不經意拂開襯衫,露出鎖骨新鮮、淡紅的草莓。

我把水果盤推向她那邊:“這樣吃,方便點。



“謝謝嫂子。

”王琳笑盈盈的,“哥買的葡萄,我就是愛吃。



“嗯。

他大你二十歲,一直照顧你,肯定最瞭解你。

你剛和李易結婚,要讓李易和王瑞安多學學。



與此同時,我心裡啐罵王瑞安:衣冠禽獸!

“李易怎麼能學到哥哥的萬分之一呢。



我維持笑容:“李易年輕有為,你多引導引導,他一定會成為完美老公。



她不高興地撅嘴:“李易不可能成為哥哥!”

我終於明白,從展露草莓到說王瑞安千般好,她在試探我:麵對他們的背德關係,我的鈍感係數可以多高。

瞬間,我想揪住她頭髮,連扇她十幾個巴掌,問她:“你們兩個禍害這輩子鎖死不行嗎?那你為什麼要嫁給李易?王瑞安為什麼要娶我?還是你們享受揹著法律原配偷吃的刺激?”

就在我雙手握拳時,王瑞安先聲奪人:“琳琳,老婆,合同好了。



王琳拿過合同就簽字,我一目十行地瀏覽條款。

王瑞安確實是資深的優秀律師,臨時草擬的合同也符合規範、毫無錯漏。

也因此,我想通過離婚撕掉他一塊肉,需要拿到更多有利證據。

我說:“冇問題。

等小宇來看我,我就讓他簽字。



“謝謝嫂子。



王瑞安麵前,王琳不再是試探我的刻薄女人姿態,變成乖順甜美的小姑子。

我配合她演戲:“都是一家人,說什麼謝。



我在心裡說:希望你得知真相,還能感謝我。

5

半個月後,某個名不見經傳的醫療機構。

被我騙來的我弟才知道要捐精。

當著王瑞安、王琳的麵,他拔高音調吼我:“姐,你是不是瘋了?”

我冇有錯過王琳看好戲的表情。

前世我忙於工作,根本不在乎她的小伎倆。

重來一次,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搞垮極品婆家。

我拿出死磕客戶的精神研究王琳,當然不會錯過她自以為隱藏得很好的小心思。

王琳隻想生王瑞安的孩子。

她說要生繼承我弟基因的龍寶,並非真心,而是為了故意膈應我。

前世,我拒絕,她自己不好好養胎才生下畸形寶寶,卻甩鍋給我,還拿我撒氣。

這次,我同意,她意外,卻還是過來了。

現在我弟不配合,她當然興奮:如果我和我弟大吵,導致捐精失敗,她就有隨時甩鍋給我的藉口。

我不會讓她如願。

“弟,”我也扯著嗓子喊,“你怎麼臨時反悔呢?”

我背對兄妹倆,瘋狂給我弟使眼色。

他糾結半天,最終說:“那我,試試?”

“這纔對,”我拍拍他肩膀,“你是男人,一諾千金,不能臨時反悔。



我弟:“……”

安撫好我弟,我轉頭對兩人說:“老公,琳琳,我弟有點緊張。

我陪他進去,可以嗎?”

由於我冇給我弟劇本,他真實表現,毫無表演痕跡。

因此,資深律師信了:“要不我陪小宇去?”

王琳佔有慾上來,挽住王瑞安胳膊,嬌嗲地說:“哥,我也緊張。

你陪我……”

王瑞安立刻妥協:“好。

聽你的。



我裝遲鈍:“那我帶小宇去捐了。



我弟皺著眉跟我進醫院。

拐過彎,他低聲問我:“弟,姐夫是不是和他妹妹太親密了?”

“你彆管。

”我說,“等會進去,你什麼都不用乾,拿那管東西出來就行。



他驚歎:“誰的?姐,這是要乾大事啊!”

“你給我小聲點,”我把他推進去,“我幫你解決小姑子的奇葩訴求,你彆壞事。



我弟出來時,朝我比了個“OK”的手勢。

而且我全程守在門口,冇有聽到雜音。

說明,這次,她孩子的親生父親,是我精心挑選的那位。

按照約定,王瑞安、王琳在醫院門口等我們。

我說:“琳琳,我和醫生關係好,你今天就可以進手術室了?”

王琳驚訝:“這麼快?”

王瑞安也問:“不是需要檢查下是否合格嗎?老婆,你聯絡的醫生靠譜嗎?”

我一臉不高興:“彆的檢查流程多,因為都是陌生人捐的!我弟被我逼著忍下羞恥貢獻,你們倒懷疑他不健康了?既然你們不相信他,就找彆人吧!我現在就讓醫生扔掉那管東西!”

我作勢轉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