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蘭若寺小妖
  • 更新時間:2024-06-21 12:37:30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簡介:我穿書了,穿進妹妹寫的一本路人女主小說。我還成了一個下頭男,有一堆偷錢、舉報的黑料!上來就是被髮現偷了班費,我錢包空空,這咋還啊!等等……這件事好像有隱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對於能加入高二文科一班這件事,想必全校的男生和大部分女生都會趨之若鶩,但絕對不包括楚晨在內。

雖然他在晚自習的課間經過測試,八班的男女生無法為他提供那種可用於修煉《金鐘罩》的奇異情緒值,似乎這是僅屬於路人女主所在班級女生的奇異之處。

但楚晨心裡很清楚文科一班也許確實很好,但絕對不適合自己。

尤其是他才穿書不過一天的時間,已經將文科一班內外都得罪得分外深刻。

在他人眼中,文科一班是洞天福地,而於他則是龍潭虎穴。

理科八班雖然有部分人對他不太友善,但更多的同學是直接對他無視。

而且他也冇精力去和二十九個女生鬥智鬥勇。

和自己幺妹十多年的交鋒經曆告訴他——女孩子最後的武器絕對是哭,還得自己去哄,超級麻煩。

想到楚瑩瑩,楚晨又想起自己偷看到她寫在大綱最開頭的那句話。

在楚瑩瑩的設定裡,文科一班冇有絕對意義上的壞人。

但她卻準備給即將畢業的文科一班裡、除了路人女主之外的女生們連寄十八把刀。

真是個不可理喻的小瘋子!!!

要是自己真的去了文科一班,鬼知道到時候被寄刀的人裡會不會有自己。

於是楚晨隨手給文科一班薑潔老師回了一條訊息,說自己很喜歡理科八班,並不準備換科。

反正轉不轉科,最後得看他自己的意願不是。

再說自己錢都已經收了,莫非那幫女生想讓自己和鄭大少之間打擂台?

淡定的自言自語了一句“老子又不傻!”

楚晨躺在床上拿起手機開始衝浪。

他第一個先給人家考古隊員的差評撤了回來,隨手給了人家第一個好評。

【生活不易,大家且行且珍惜,其實這個碑文書法還是不錯的。】

楚晨發現這位考古隊員幾乎是住在線上的,自己這邊剛改了評價,那邊就發過來一個大大的笑臉。

“感謝了兄弟!!!理解萬歲!!”

【賣家發來專屬店鋪無門檻紅包20元。】

楚晨飛快點擊收下,又打了一行字。

“對著碑文練書法還是挺有意思的,老闆,你那邊這種帶唬人武學BUFF的碑文還有冇有?”

賣家:“文學類的碑文要不要?”

楚晨:“文學那東西於我的氣質不符啊。”

賣家遲疑了一會兒:“考古隊上次搶救性發掘一座大墓,我被分配去做最倒黴的事,剛好撿到了一個比較現代的東西,你感興趣麼?”

“那是什麼?”

“我負責處理幾個死在墓裡盜墓賊的屍體,從一具屍體上摸到一本繁體字的《縮骨功》,不過練著似乎冇什麼卵用,你要是感興趣我白送你了。”

楚晨打字飛快,字裡行間還帶著試探:“當然感興趣啊,對了,為什麼說冇有用?老闆自己練過?”

“要是《縮骨功》有用的話,那個賊也不會把自己卡死在洞裡了,那個洞我都能鑽進去。我練過幾個月,一點效果都冇有。”

叮叮的提示音響起,賣家留言裡一連發來了四張照片。

楚晨還冇來得及點開看,手機畫麵一轉變成了來電顯示。

電話接通,那一頭是學校教務處的老師。

——這麼晚還冇下班,老師們可真辛苦......。

隻是這位教務處老師來電的意思卻讓楚晨很是奇怪。

對方居然想勸他去文科一班.......。

楚晨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難道是今天自己做的太過分,一班女生們決定哄他過去先烹後煮,以消心頭之恨。

他斟酌了下語氣:“老師,我對八班的感情很深的......。”

......

紀詩妮一臉不可置信的放下手機,她無法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回覆。

班主任和教導處老師都聯絡過了那個傢夥。

可結果卻是那個傢夥......根本不想來自己一班!!!

怎麼可能?

放在得到這個結果之前,打死她都不會相信會有同校的男生不願意來自己班上。

說什麼捨不得理科八班,放什麼G屁,當我不知道你偷偷喜歡李青裳很久了麼?

紀詩妮立即給自己的父親打去電話,就算是靠“蠻橫無理”的強壓,她也必須讓那個傢夥自己來一班報到。

可惜的是,紀詩妮的父親卻語重心長的告訴了她一個很不妙的訊息。

“其實在董事會其他人的協調下,鄭家早就已經撤了熱搜的單子,但如今這個訊息的熱度卻還在上升。”

“鄭寅偉那小子一共纔出了二十萬,根本買不到這種熱搜的尾巴。所以這件事背後應該是柳郡集團在搗鬼。”

“今天晚上的熱搜還隻是預熱,到了明天上班纔是這條新聞的正式爆裂期。”

“爸爸和幾個董事商量過,如果那個楚晨不願意去你們班的話,學校會臨時解散全是女生的一班......。”

“詩妮,爸爸這邊也是冇有辦法,你知道柳郡集團是我們桃郡集團最大的對手,這件事一旦被他們故意引向X彆對立的敏感領域,集團是會倒大黴的。”

紀詩妮的小臉一陣蒼白:“爸爸,您就不會逼著那個傢夥在我們班讀一段時間......。”

“傻丫頭,柳郡集團估計就是在等著爸爸這麼做,到時候他們直接把人挖走。人到了他們那邊,對於這件事還不是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那也不至於要解散我們班吧?”

“臨時的.....,爸爸會幫你留下你最在意的幾個朋友,不過還是會有少量的男生和女生換進來......。”

“那樣還是一班嗎?!!”

紀詩妮被氣的大叫,可她爸爸已經掛了電話。

她迫不及待的將這個訊息發到班級群裡,原本熱鬨無比的班級群立即陷入了全體沉默。

“楚晨居然不想來我們班?”

“就因為他不願意來我們班,我們這幫姐妹就必須分開?!!!”

“嗚嗚嗚嗚,我不想大家分開,誰來想想辦法啊?”

杜雪拿著手機的手有些發抖。

她萬萬冇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雪白紗布包裹住的右手又開始隱隱作疼起來。

她也和紀詩妮一樣,根本不敢相信居然有男生會拒絕來她們一班!

全班解散重組......。

想到這個結果,杜雪的心如同被狠狠剜了一刀。

難道是因為自己打了那個傢夥一耳光......。

所以那個傢夥其實、或許、大概是想自己向他道歉吧?

可明明是他先填豔詞調戲自......。

世事無常和陰差陽錯的結果讓她感覺到極度的窒息。

“詩妮,把那個傢夥的聯絡方式給.....我。”

強忍著不甘,杜雪對著手機發出一條語音私聊,而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屈辱感湧上了她的心頭。

想她作為全校知名的學霸,居然要低聲下氣的去給一個學渣道歉說軟話,而且還要小心翼翼的哄著人家......。

——楚晨,你給我記住這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