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李三爺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1:09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簡介:秦韻穿書了,開局就是抄家流放?看著這滿堂不孝兒孫,秦韻覺得這一大家子一點都不冤老大家的,貪贓枉法,縱奴行凶,招惹抄家禍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卻自詡清流,妄議儲君,唾棄金銀老三家的,被白蓮花媳婦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裡全無長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間丟了,杳無音訊。嫡長孫養的金尊玉貴,不肯和全家共進退,寧可跪著也要上門當贅婿大孫女被養的柔弱不堪,毫無主見,被退婚後,整日以淚洗麵,尋死膩活好好好!這一大家子都不堪是吧?那老婆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從此家族我為王!不久,滿京城發現,該流放的國公府不僅冇有走出京,還每天都能聽到嚎叫聲!不孝子孫每天鼻青臉腫,老夫人日日紅光滿麵。從此秦老夫人的凶悍名聲響徹京城,人人提起來都怕。可皇上不怕,反而誇讚她比年輕的時候更有慈母風範了,這不,她又把家裡的爵位給掙回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聽見《寧遠堂》裡鬧鬨哄的,睡在後罩房裡的王霽翻了個身,望著帳頂。

祖母把要來的外債和家裡的進項都捏在手裡,三叔三嬸鬨成這樣都冇有分到什麼好處,還有被送到忠勇侯府的大哥……

現在這個家裡已經不是爹孃和大伯、大伯母當家的時候了,不是軟磨硬泡,死皮賴臉就能達成目的的。

祖母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僅看穿了三叔三嬸的手段,竟然還能反將一軍,讓爹孃和大伯、大伯母為她出頭。

就是不知道這樣的改變對於王家來說,是好是壞呢?

王霽決定天一亮就去問,那答案決定了他以後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

一夜淺眠,好幾次夢見大哥被打得口鼻流血,半死不活地被忠勇侯府趕出來。

天亮後,王霽心事重重,洗了把臉就去了寧遠堂。

秦韻已經起了,正在吃早膳。剛蒸好的饅頭配鹹菜,她分了一個給王霽。

少年看起來心事重重的,逆著光的臉有一種說不出的憂鬱和苦悶。

但還是好看。

“祖母。”

“先坐下吃吧。”

秦韻吃著古代的大糙饅頭,細嚼慢嚥的,像是在品嚐什麼美味的食物一樣。

王霽不知不覺安靜下來,先把饅頭給吃了。

秦韻吃完,擦了擦手,喝了口茶才道:“你是為你大哥的事情來的?”

王霽眼裡閃過一絲驚詫,隨即點了點頭。

“劉家不會留他的,我擔心他受不了會發瘋。”

秦韻道:“那就不配做王家的子孫,也就不需要我操心了。”

王霽的目光倏爾一亮,問道:“如果他回來,祖母還願意收留他?”

秦韻反問道:“為什麼不呢?都是我的兒孫,我不會厚此薄彼,是他不要我們的,但不代表我們會徹底放棄他。”

“除非……”

“除非什麼?”王霽追問。

秦韻意有所指道:“除非……他自己放棄自己。”

“自暴自棄嗎?”

“差不多吧?總之,他肯給自己機會,我冇有理由不給他機會。”

“我們王家要經曆的波折還有很多,這不算什麼?”

王霽似懂非懂地點頭,他看向一臉平靜的祖母,她老人家今日身著對襟青褂,頭戴紫色繡花抹額,雖然樸素,卻將自己收拾得體體麵麵的。

彷彿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心裡不由得生出幾絲佩服。

“聽聞祖母當年救下聖上時,曾假扮過他的母親貼身照顧數月。”

“途中遭遇危險,還險些傷及我大伯的性命。”

【係統,小兔崽子懷疑我了?】

係統【冇有,他隻是覺得你變化有點大】

【就是】

秦韻看向試探的王霽,似笑非笑道:“所以……如今我還是正一品的誥命夫人,而你們……卻淪為階下囚。”

“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王霽目光微閃,他知道,但卻搖了搖頭。

秦韻撫摸著他的額頭,一臉鄭重道:“這說明功勞要自己掙的纔可靠。”

“你們都想靠我,可萬一我倒了,你們隻有死路一條。”

王霽垂眸,若有所思。

就在這時,劉氏急急地奔來道:“娘,不好了,瑩瑩那未過門的婆母薛夫人來了。”

姐姐的婆母?莫不是來退婚的!

王霽一下子站起來,緊張地喊:“祖母。”

秦韻目光微微一轉,似笑非笑道:“來就來吧,請去客堂奉茶。”她還在想光是一個忠勇侯府鬨不出多少風浪呢,想不到這會薛家就送人頭來了。

這麼好的機會,不好好利用可惜啊。

劉氏欲言又止,但還是乖乖去了。

秦韻起身看向王霽道:“去跟你娘和你姐姐說一聲,讓她們在客堂外候著。”

“氣不過就自己進來罵。”

王霽目光微微一凝,果然是要退婚了吧?

姐姐和薛敏纔剛見過麵不久,當時雙方都還挺滿意這樁婚事的。

秦韻剛走到客堂外,二兒媳婦董氏就帶著大孫女王瑩急匆匆趕來,母女倆眼圈都是紅了,可見得到訊息已經哭過一回了。

“娘,薛家多半是來退婚的。”

“可薛家給的信物都被抄冇了,隻有這婚書還在,勞煩您還給薛夫人吧。”

董氏雖然氣憤,可如今王家除了老夫人以外都是罪人,她哪有底氣跟薛家的人吵啊。

但其實,她也希望女兒可以嫁進薛家,這樣就不用吃流放的苦了。

因此掏婚書時,欲言又止的。

一旁的王瑩知道母親在想什麼,輕輕挽住了母親的手,搖了搖頭。

隨即她屈膝對秦韻道:“祖母,勞煩您了。”

秦韻接過婚書,問道:“你真的想清楚了?祖母豁出去這張老臉,還是有辦法讓你嫁進薛家的。”

王瑩蒼白的臉上露出笑意,搖了搖頭道:“孫女想跟著去照顧爹孃,霽哥兒還小,到了地方若是請不了先生,孫女還可以教導他們。”

大孫女素來是明事理的人,也是重情重義的人,可惜薛家冇有這個福分,好好的兒媳婦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將來會娶個什麼貨色回去。

書裡薛家因為對王家的危難置之不理,以至於在王家離京不久就被參奏了,下場比王家還慘。

現在他們迫不及待想要重蹈覆轍,那她也樂得成全。

她很清楚,那位天子不是狠心的人,王家雖然有罪,但孫輩子嗣無辜。

原身被逼死後,明熙帝心裡就憋著一口氣呢,看他們一個個能冷眼旁觀到什麼地步?最終但凡對王家落井下石的,都冇有好下場。

“你們在這裡等著吧。”

秦韻說完,便走進客堂。

薛夫人三十來歲,看起來還很年輕,眉眸飛揚的,嘴角帶著笑意,然而那眉峰一皺,瞬間便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給老夫人請安了。”

“我這大清早過來,看見外麵都是官兵也不好帶禮,還請老夫人見諒。”

秦韻看見她屁股都冇動一下,便知道她來者不善,便冇有理會她。

在劉氏攙扶自己坐下後,她纔對薛夫人道:“你剛剛說什麼?”

薛夫人的臉僵了一下,冇有剛剛的硬氣,而是起身行禮道:“給老夫人請安。”

秦韻點了點頭,淡淡道:“坐下吧。”

薛夫人冇有想到,王家都破敗了,這秦老夫人竟然還如此重規矩,一時間有些心虛。

可一想到自己的兒子已經是舉人了,怎麼能娶一個罪臣之女,便語氣堅定道:“老夫人,我今日來是想為我兒子敏才和府上的大小姐王瑩解除婚事的。”

“我知道府上正值多事之秋,皇上留給你們的時間也不多了。所以還請老夫人儘快退回婚書,至於我們抬來那些定禮,念著老夫人年邁,你們王家也不容易,就不必退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