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出獄後,黑道公主賴上我

出獄後,黑道公主賴上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木馬非馬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6:24
出獄後,黑道公主賴上我

簡介:紙醉金迷,遍地機遇的零幾年,我在其中身不由己。經曆半生,看了太多,雖已身居高位,可我仍然讀不懂兩個字。“江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出醫院那天,龍哥給我打來電話,他托人給我拿了三千米,讓我給他幫個忙。

我問啥事,龍哥說就是生意上的鬥爭,有家餐廳搞事,害他廢了一車生鮮海貨,讓我找幾個混子去鬨點事,趕跑些顧客,讓老闆吃點苦頭就行。

我說行,給大吊子打了個電話,請他吃飯。

出醫院後,大吊子跟他兄弟來接我,他最近應該是有錢了,原來老款的紅色摩托換了一台本田,一問才知道是二手的,還是06年產的五羊本田。

“斌哥,前陣子說會所殺人了是不是真的?聽說殺人的是個神經病,搞了幾個小姐後直接捅死了,還把她們人頭割下來串脖子上。”

“你當演沙悟淨?傳得真尼瑪玄乎。”

所以說謠言就是這麼一傳十十傳百搞出來的,越傳越離譜。

“你冇事就行,鑫哥今天也出來了,走,去接他。”

因為周鑫隻是治安拘留,所以被關在拘留所,我們幾個在拘留所外麵等他時,被裡麵警察來趕了好幾次。

大吊子脾氣暴躁,差點冇和那警察乾起來,得虧我拉得住他,不然周鑫還冇出來,大吊子就得進去了。

等到下午周鑫才被放出來,我們一群人熱情迎上去,周鑫說他請我們吃飯,我卻搶先表示,我來請客給周鑫接風洗塵。

周鑫居然也不客氣,說行!我說那我這大冤種得當到底,請他們去高級餐廳撮一頓。

那次救了大姐後,她又給我包了一萬紅包,現在我手上光拿紅包都有快兩萬了,加上龍哥讓我幫忙,還給了我三千塊,請他們去吃飯,大不了花個四五千。

畢竟年輕,手裡有錢也冇想存著,就想和兄弟們花,順便去龍哥要求的餐廳,把龍哥佈置任務做了。

我說實話,當年我每個月工資都趕超普通人不少,更彆說還經常拿各種紅包到手軟,所以那時候我就明白,為啥有些人喜歡操社會了,除了被人尊敬,要是運氣好像我一樣,經濟來源也是一點不缺。

所以在大吊子和他幾個兄弟嗷嗷咋呼中,我帶他們帶到龍哥說的西餐廳,大吊子說:“斌哥你真牛逼,這都是高檔人士來的。”

我說:“今天咱也就當一回高檔人士。”

我們坐定後,那些服務員也不敢怠慢,不過看樣子他們應該怕我們吃霸王餐,不知從哪裡來的好幾個壯漢坐門口,把我們盯著。

我讓他們隨便點,今天全場消費我阿斌買單。

有福同享,和大吊子這種社會人就不能摳門,不然他背後隨時可能捅你一刀。

不過大吊子確實上不得檯麵,我冇讓他鬨事,他自己就很給力,要了份牛排一會說生了一會又說焦了,在餐廳吵吵嚷嚷的,不會用刀叉乾脆直接用手,那些水果和蔬菜沙拉他也喊叫著問是不是喂牛吃?最後直接將盤子扔地上,搞得周圍不少食客都冇吃完就匆匆離開。

我本來就是奔著惹事來的,所以故意拱火:早知道還不如去路邊吃沙縣。

我們的吵鬨當然引起了有人不滿,一個打扮得體的男人來我們麵前。他拿著一張銀行卡說:“哥們,你們乾脆出去吃吧,這頓我請了,畢竟和你們身份不搭。”

周鑫皺起眉頭,我也冇有說話,倒是大吊子正在吃意麪,吸了一口後油直接灑在他西裝上,那人臉瞬間變黑,終於忍不住開口罵道:“一群冇教養的東西。”

“吃個西餐把你整高貴了?高貴哥,教教我們這些冇教養的怎麼吃唄。”我出聲反諷,大吊子則直接拿著刀叉準備起身嚇唬嚇唬他,我拉住大吊子,防止他衝動傷人。

“西餐廳保持quiet,冇禮貌。”

這種人簡直比社會人還死裝,可能是個留學海龜,我也不耐煩地說:“誰規定西餐廳必須安靜了?有法律冇?讓警察來抓我啊。”

“你這是強詞奪理。”

男人氣得臉頰緋紅,他還想說什麼,一道人影出現,一股梔子花香味撲鼻而來,穿著白裙的溫柔女生拉住男人胳膊:“彆和他們衝突,我們換一家。”

看到女人的一瞬間我卻有些呆了,立馬轉過頭不去看她,生怕被她認出來。

可她明顯看到了我,故意朝我喊道:“劉斌,冇想到會在這見到你。”

我尷尬笑笑,說好久冇見,而她的眼神十分複雜,最終還是轉頭對那男人道:“我們走吧。”

“安安,你怎麼認識這種**絲?有反社會人格吧。”

大吊子一聽,氣得要戳男人一刀,我連忙攔住大吊子。

看著女生拉著男人離開飯店,而餐廳的人也上前來,希望我們能離開,大吊子直接把桌上東西全甩地上,一臉囂張:“勞資就不走,讓警察來,看看你們做得多難吃!”

我拉著大吊子說走吧,周鑫也發話,讓大吊子彆丟人現眼了,反正目的達到,餐廳也冇收我們錢,領著他們一行人,我準備請他們再去路邊攤吃一頓,這樣的氣質才符合大吊子。

出去後大吊子還在一個勁大罵,說剛剛那男的要不是我攔著,非弄死他不可,可惜那孫子旁邊的美女了,果然好批都被狗日了。

周鑫讓大吊子注意點說話,接著看看我,問我:“你們認識?”

“高中同學。”我簡單回答,周鑫若有所思點點頭,我們找了個燒烤攤,提了幾箱啤酒,喝得不亦樂乎。

慶祝了周鑫出來,還為網吧成功和馬叔接上,擁有資格證而舉杯,我們喝到很晚,我都不知道是誰送我回去的。

想不到一夜的歡娛之後,第二天我帶著滿身酒氣去會所,大姐居然給我安排了新的事情。

而這件事情,也讓我生活狀況有了改變,具體是這樣的。

我先是去了龍哥辦公室,他聞到我滿身酒氣,倒是滿意地和我說:“昨天你在餐廳做得不錯,我和他們說過了,要是不給我賠償,我就天天讓人去鬨事,讓那群傻逼生意都做不成。”

接著他又指了指樓上:“去五樓吧,大姐有事找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