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被騙進魔宗後,我打造了長生家族

被騙進魔宗後,我打造了長生家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幽幽子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2:34
被騙進魔宗後,我打造了長生家族

簡介:陳太平穿越玄幻世界,本想著加入修仙宗門,求得長生之路。結果冇想到被魔宗之人哄騙,不僅進了魔宗,還成了魔宗專門的生育機器。二十年內,便要為宗門繁衍三十個子嗣,否則便是死路一條。就在陳太平萬念俱灰的時候,香火傳承係統啟用了......【香火傳承係統:宿主每誕生一個子嗣,便會獲得一份獎勵,子嗣根骨越好,獎勵便越豐富!】自此,陳太平便在繁衍子孫後代上麵,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道夫宗內門弟子,楚康的小院內。

陳太平牽著身旁的小琴。

他默默的來到了楚康的麵前。

“師兄。”

陳太平低呼了一聲,將那處於愣神之際的楚康給喚了回來。

“這才七天,你小子這麼快便搞大了一個?”

楚康雖然臉上留有一道疤痕。

身形看起來,也是頗為的健壯。

看著,好似不太好招惹一般。

可實際上接觸起來,卻能夠感覺到,他的這位內門師兄實際上人還是挺不錯的。

至少,表麵看起來是這樣的。

“是的。”

陳太平回答道。

“行吧......”

楚康將丹田內的靈力凝聚在雙眼之中,確定了小琴腹中那剛剛孕育的小生命後,他揮了揮手便掏出了一堆東西。

【五十下品靈石】

【一瓶丹藥】

【三張符籙】

【三根血鹿鞭】

這便是道夫宗給出的獎勵。

第一個,獎勵自然是會豐富一些。

後麵的,便不會這樣了。

除非,新生的孩童根骨真的非常不錯。

“多謝楚師兄。”

陳太平將楚康掏出來的東西,全部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後,他便離開了這位楚師兄的小院。

......

回到屬於自己的小院之後。

陳太平便將儲物點內的一瓶丹藥,三張符籙,以及三根血鹿鞭都拿了出來。

丹藥的名字叫做小靈氣丹,品級屬於煉氣階級的。

意思便是,這是煉氣境修行者專門服用的丹藥。

服用之後能夠獲得不少的靈氣數量。

一瓶裡麵,共有十顆。

“試試看。”

陳太平從小玉瓶內,倒出了一顆顏色黝黑的小靈氣丹。

直接將其,丟入口中。

嘎巴一聲,丹藥便被陳太平咬碎吞了進去。

丹藥入腹,下一刻便有著一股強大的靈力環繞在了陳太平的丹田之中。

陳太平閉上雙眼,默默的吸收著丹田內的靈力。

大約,三個時辰之後。

他丹田內,原先僅有五十根頭髮絲一般的靈力數量,此時已然增長到了足足一百根的數量。

“靈力增長了不少。”

“大概節省了七天的時間......”

“還不錯。”

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撥出後。

陳太平便又將那一瓶丹藥收回了儲物袋中。

看了看三張中品煉氣階級的火焰符後。

他又將那符籙也收回了儲物袋內。

最後,剩下的。

便僅有那三根血鹿鞭了。

血鹿,這是一種修為堪比煉氣境修行者的靈獸。

這血鹿,一身是寶。

又豈是那血鹿鞭,更是滋補男女腎臟的極品。

“這是宗門怕我們這些人透支了,所以便在獎勵裡麵,放了三根血鹿鞭?”

“宗門考慮的,倒是挺周全的。”

“先收著吧......”

將煉氣階級的血鹿鞭收進儲物袋後,陳太平便默默的抬起了頭。

小院內,石亭之下。

剛剛懷上不久的小琴,正默默的坐在那裡翻閱書籍。

好像是一本叫做【北荒遊記】的書籍。

大致內容,應該是寫一個築基境界的修行者,這一生在北荒神州內的所見所聞。

小竹這個時候似乎是在自顧自的玩樂。

她的性格,無比開朗。

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夠玩的很開心。

“夫,夫君......”

“該吃飯了。”

小殷做完了今晚的飯菜,有些怯生生的來到了陳太平的麵前。

這小丫頭的性格,比較內向。

很多時候,都無比的羞澀。

即便在這七日裡麵,陳太平已經清楚探知了她的深淺。

但其麵對陳太平的時候。

卻依舊是,忍不住微微紅著自己的精緻小臉。

“吃飯?”

陳太平笑了笑,隨後便低聲說道:“是啊,是該吃飯了,不過在吃飯之前,我更想先吃了你......”

說完這話,陳太平便直接將其攔腰抱起,朝著房間內走去。

“夫,夫君。”

“你這是做什麼......”

“彆,彆這樣。”

“不要。”

小殷看了看陳太平,又看了看石亭下正在偷笑的小琴,以及那同樣忍不住悄悄往她這裡看的小殷。

她有些無力的,在對陳太平的行為進行著反抗。

隻是,這樣的反抗。

不僅冇有讓自己逃離陳太平的魔爪,反而還讓陳太平的**大大提升了。

......

一個時辰後。

陳太平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夫君,小殷呢?”

石亭下,小琴放下了手中的書籍,笑著對陳太平問道。

“房間裡麵,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我們先吃飯......”

小琴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

吃飯完後。

陳太平走出了自家的小院,打算在外麵稍微走一走,消消食。

“陳兄,出事了......”

小院外,江泰見到陳太平出現後,他立刻便走了過來。

陳太平看了看江泰那有些沉重的臉色,他不禁詢問道:“怎麼了?”

江泰隨後便道:“就在剛剛,有個跟我們同一批來到道夫宗的,想要逃跑。”

“結果,那傢夥還冇離跑下山,便直接被楚康師兄逮到。”

陳太平想了想,隨後便問:“結果如何?”

江泰臉色無比複雜的說道:“如今,那傢夥的腦袋已經被割了下來,就掛在咱們這一批人聚集地的入口處。”

“據說,那傢夥的靈魂更是被其他的內門師兄收進了萬魂幡之中。”

“生生世世,都無法輪迴。”

陳太平聽著這些話,他不禁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

這段時間的太平,讓他都有些忘記了。

自己......是身處於魔宗之中的。

而這道夫宗,更是無比純粹的魔宗勢力。

像是他們這些,剛剛加入道夫宗,僅僅隻是道夫宗記名弟子的。

其性命,更是冇有任何的保障。

一個不小心,便有可能會丟掉自己的小命。

“我知道了。”

“我先回去了。”

陳太平轉過了身,對著身後的老鄉江泰揮了揮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

......

小院內。

坐在一處鞦韆上,臉上還洋溢著燦爛笑容的小竹見到陳太平。

看著陳太平,那似乎有些不對勁的臉色。

她連忙跳下了鞦韆,來到了陳太平的身旁,拉起陳太平的手低聲詢問道:“夫君,你這是怎麼了?”

陳太平摸著小竹那無比嫩滑,冰冰涼涼,柔弱無骨一般的小手。

他那有些起伏不定的情緒,也逐漸平複了下來。

“就在剛剛,我這一批加入道夫宗裡麵的一個人死了......”

“死了?”小竹想了想,隨後便道:“是不是那傢夥想要逃跑,然後被抓住了?”

陳太平有些詫異的看向小竹,他詢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小竹微微笑著說道:“隻有想要逃跑的人,被抓住後纔會被駐守在這一處區域的宗門師兄殺掉。”

“否則,像是夫君這種擁有著修仙資質的人,宗門是不會輕易動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