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幫你治病?你卻說我是騙子!

幫你治病?你卻說我是騙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夏日冰淇淋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20
幫你治病?你卻說我是騙子!

簡介:作為天師傳人,我為大家奉獻一切,他們卻當我是大傻瓜,費儘心機汙衊我。給人治病說我是庸醫,還說我是釘子戶要網暴我。結果遇見困難,又悔恨當初不該對我那麼凶,無所謂,我不在乎你們了,因為哥已經藉著你們的悔恨值飛昇成仙了。你們和我已經冇有關係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轟轟轟

挖掘機的聲音響起,一群帶著帽子的工人,正全副武裝的聚集在蘇銘樓下!

很顯然,一場強拆,勢在必行!

而在房屋前麵,蘇銘正悍不畏死的站在那裡!

無他,因為眼前這群人,準備強拆的是他的房子!

“曹尼瑪的小王八蛋,趕緊滾開!”

“要不然連你一起拆了!”

挖掘機上麵,工頭拿著喇叭,罵罵咧咧的說道。

大老闆,給了他死命令,今天必須將這屋子給拆掉,拆了這房子,他們能夠得到不少錢!

蘇銘聞言,麵色一沉!

“不能拆,這房子下麵有臟東西。”

“拆了,那些臟東西全部都會跑出來!”

“這後果,你們承擔不了!”

蘇銘此刻沉聲說道!

冇錯,這房子是他祖傳的,他們家是道士,一脈單傳!

當初他爺爺在來到這個地方之後,發現底下有臟東西,並且那些臟東西成了氣候!

即便爺爺是天師,都不一定能夠解決掉它們!

故此,動用陣法將其給封印,免得它們哪一天跑出來,危害世人,更是在這上麵,建立了房子,保護那陣法不被破壞!

而這房子,從他爺爺那一輩,傳到他父親,到最後傳到了他手中!

他們三代人看守著這陣法。

不讓地下那些臟東西,跑出來!

然而,現在這些人竟然想要強拆他的房子?!

若是真被拆了,他以後如何麵對自己的爺爺和父親?!

更何況,要是房子拆了,地下的東西跑了出來,最先死的便是這些強拆的人!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阻止拆遷,保護好那陣法,保護這群人以及江城的居民!

而那包工頭在聽見蘇銘的話之後,臉上帶著凶狠!

“還後果承擔不了?!”

“勞資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過?!”

“像你這種小子,說什麼下麵有臟東西,無非是想從勞資這裡多要點拆遷款罷了!”

“趕緊給我滾!”

“要不然,勞資要你好看!”

那包工頭,一副光頭模樣,臉上帶著凶悍,朝著蘇銘大罵道!

像蘇銘這種人,他見過不知道多少,這些人編排出無數理由,無非是想要更多的拆遷款!

這傢夥更搞笑,連臟東西這玩意兒都說出來了!

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想要更多拆遷款,也不找一個好點的理由!

蘇銘聞言,麵色一沉!

果然是無法溝通麼?還是選擇強拆?!

阻止強拆,為的是保護這群人,不被那些臟東西給傷害!

然而,這群人卻是認為自己僅僅是為了錢?!

就在這時,一位民生台記者,在旁邊拿著話筒,似乎是在報道什麼。

“各位江城市居民們,這裡是xxx電視台!”

“我們是在拆遷工地現場!”

“這個地方將會進行拆遷,然後規劃一處民生設施,也就是江城公園!”

“作為一項利國利民的設施,然而在拆遷的時候,卻遇見了阻攔。”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請跟隨我們的鏡頭,一起去瞭解真實情況!”

那主持人說完,拿著攝像頭,前去采訪那包工頭!

包工頭一改之前的凶狠,裝出一副無奈以及可憐的表情!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接到命令前來拆遷!”

“但是這傢夥,也就是這房子的主人,說什麼房子地下有臟東西。”

“他攔在挖掘機麵前,不讓拆遷!”

“像他這種人,我也見過不少,”

“為的就是想多要拆遷款罷了!”

“你說我們這是圖什麼?還不是為了推倒房子,建設一項利國利民的設施!”

“明明給了這傢夥拆遷款,這傢夥竟然坐地起價,有他這麼做人的麼?!”

那包工頭此刻,非常痛心的說道。

主持人聞言一陣沉默,看向蘇銘,目光中帶著嫌棄。

“這樣坐地起價,確實不厚道!”

“況且,這項工程還是民生設施!”

主持人開口說道。

蘇銘聞言,皺起眉頭。

坐地起價?要不然為了保護陣法,保護你們不受地下的臟東西傷害,他用得著攔在挖掘機前麵?!

現在,將什麼過錯都弄到自己頭上?!

一時間,蘇銘心中有些委屈!

……

很快,這段采訪視頻便在江城本地網絡爆火!

那些刷到這段采訪視頻的本地人,在瞭解事情的緣由之後,紛紛怒火直冒!

“tm的,這王八蛋竟然坐地起價?不是給了拆遷款麼?!”

“還拿地下有臟東西來糊弄人!”

“簡直該死啊!”

“冇錯,我爺爺奶奶年紀大了,平日裡要鍛鍊,都得跑多遠去隔壁的公園,要是這裡建造一個公園,那麼我爺爺奶奶也就不用跑這麼遠了!”

“這項利國利民的工程,竟然被一個小小的釘子戶給攔下了!”

“有冇有老哥,組隊去弄這王八蛋!”

在江城本地論壇上麵,不少人沸沸揚揚,紛紛在網絡上咒罵蘇銘!

原因無他,這傢夥分明是想坐地起價!

甚至他連一個好點的藉口,都不願意找!

房子地下有臟東西?鬼信啊!

……

而在江城的一棟彆墅內。

一位身穿西裝,穿金戴銀的中年人,此刻看著電視台上麵的報道。

臉上帶著陰狠!

他正是找人拆遷的大老闆!

雖然是給了這些住戶拆遷款,但是他隻給了一半!

這些窮土鱉,一輩子冇見過錢,拿一半拆遷款打發他們已經足夠了!

隻是,這個叫蘇銘的,竟然要阻止拆遷!

他能讓他如願?!

所以,電視台的人,也是他打電話叫去的!

看著如今已經惹眾怒的蘇銘,江豪生臉上帶著冷笑。

跟他鬥?!

這小子還嫩了點!

……

而在拆遷現場,蘇銘與拆遷工人還在對峙!

就在這時,一群警察趕了過來!

這群警察此刻全身冒汗,就在剛剛他們警局的電話都被打爆了!

不少居民全都紛紛打報警電話,舉報這個叫蘇銘的,尋釁滋事!

看樣子,這個叫蘇銘的已經惹了眾怒!

“誰叫蘇銘?!”

這時為首的警察張大民,走到現場冷冷說道。

“就是這小子!”

“警官,這傢夥坐地起價,簡直目無王法!”

“趕緊將他給抓進局子裡麵去!”

那為首的包工頭惡狠狠的說道。

蘇銘見此,麵色一沉。

他本就是為了保護這群人、保護江城的居民們,不受地下臟東西的侵害,甚至為此,他爺爺、父親、以及他,在這裡堅守了上百年!

然而,他們現在為了強拆,竟然說自己坐地起價!

更是找警察抓自己?!

想到這裡,蘇銘心中升起一股憤恨!

他們三代人的堅守,算什麼?!

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腦海中響起了一陣冰冷的係統聲。

“檢測到宿主,悔恨係統正在綁定!”

“讓人產生悔恨值,將會得到大量獎勵!”

“獎勵包括修為、術法等等!”

“觸發事件:拆遷(初始階段)”

蘇銘在聽見腦海中的聲音之後,笑了!

現在連繫統也看不下去了,所以讓自己放棄麼?!

果然,三代人的堅守、抵不過資本的貪婪!

既然如此,那麼現在就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