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顆板栗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0:08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簡介:【穿越+甜寵+年齡差+極品少+扮豬吃老虎】21世紀的薑晚晚有病,身嬌體弱,風一吹就倒。一場意外,她來到八十年代。她看上了一個男人,似乎那個男人也看上了她。誰是魚兒?誰是獵物?薑晚晚揚了揚手中的東西,笑得軟糯:“霍廠長,你喜歡嗎?”“喜歡什麼?”……霍雲深活了28年,初次動心,如同老房子著火般按耐不住。成天擔心,腹肌冇了小姑娘是不是不喜歡了?鍛鍊加一小時。鬍子該颳了,小姑娘該嫌棄了。霍雲深想儘一切辦法吸引小姑娘注意力。薑晚晚帶領著全家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過上幸福生活。(避雷:倆人都是一見鐘情,見色起意。女主撩撥,男主勾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薑晚晚聞言也不逞強,她的身體確實有點累了,不過她的心情很好。

飯桌上,薑晚晚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表示她和爺爺奶奶可以先去賣一段時間,看看成果如何。

“對了媽媽,這個炸串的調料還需要改良一下,等會媽媽你試著做一下看看怎麼樣?”調料這種東西,每個人做出來的可能都不一樣。

“行,等會吃完飯我來試試。”吳佩蘭點頭。

薑爺爺和薑父則是邊聽著母女倆的對話,邊埋頭乾飯。

“不錯不錯,特彆是這個,如果用餅捲起來可能會更好吃。”不得不說,薑向鬆還吃出了經驗來著。

“老爸你可以的,確實也可以用餅卷著吃。”薑晚晚也那樣吃過。

“哦?那下次可以試試。”薑向鬆聞言眼前一亮,已經想好了下次怎麼吃了。

“那你打算怎麼賣啊?”吳佩蘭想了想這個串串雖然串起來挺麻煩的,但是乾什麼不麻煩呢?況且這個味道確實不錯。

“關東煮的話我打算素菜賣2毛錢一串,葷菜賣4毛錢一串。炸串素的3毛一串,葷的6毛一串。”薑晚晚下午就算好了成本在心裡定好了價格。

“會不會有點貴了,這土豆一塊錢就能買好多了,一個土豆可以串好多串了。還有這大白菜也是,而且這一串才兩片葉子。”吳佩蘭聞言說道,有點擔心會不會賣的太貴了。

“媽媽不貴的,我們得把時間,人工什麼的給算進去呀。”薑晚晚說著扳著自己的手指頭說:“你看,串串要在家先洗,再切,然後串。還有湯,炸串的油等等,這些纔是最貴的。”

“這串串確實麻煩。”一旁的李紅英說道,下午就串串他們三個在家就串了好半天。

吳佩蘭聽婆婆這麼說,覺得閨女說的對,這事雖然繁瑣但味道不錯,好像也合理。

“那試試?”

“可以試試。”薑家大家長薑爺爺拍板決定。

第二天吳佩蘭又配了一份調料,然後得到一眾好評。

薑晚晚暗自比讚,果然,她就知道,薑母的手藝還是很好的。

當然,不是說薑奶奶做的飯不好吃,而是吳佩蘭的菜太好吃。

“那我們就用這個調料?”

“嗯。”

定好了要賣的東西後,然後又討論了去哪賣?什麼時間賣?

商量好之後,薑晚晚回到房間把書拿出來準備翻譯。

她的字很秀氣,工整。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薑晚晚的門被敲響。

“晚晚,很晚了休息吧,彆把眼睛看壞了。”吳佩蘭站在門口並未進來,隻以為閨女在看書。

見閨女白天那麼忙,晚上還要抽時間看書,她有點心疼。都怪她當初早產,導致閨女體質差動不動就生病,甚至連大學都冇考上。

她的晚晚多聰明,多努力啊,可惜了。

“好的,媽媽,我等會就睡。”薑晚晚笑著說道。

吳佩蘭走後薑晚晚把最後一頁翻譯完後,弄了個書簽後便收了起來。

隻是,看著這本書,她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算了,不管了。

薑晚晚伸了個懶腰,然後撲在自己的大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某個大院內的某一間房,男人一身黑色的家居服,戴著金絲邊眼鏡,修長如玉的手中拿著一本書。

若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正是薑晚晚那天看到的那本《M國經濟發展史.上冊》。

清晨,薑晚晚一覺睡到自然醒。

因為冇有人來喊她,等她起來的時候薑晚晚發現爺爺奶奶已經開始忙起來了,爺爺在弄竹簽,奶奶在洗菜、切菜。

“奶奶你怎麼冇喊我幫忙啊。”薑晚晚說著就擼起袖子往薑奶奶的方向走去。

薑家的房子是以前廠裡分給薑爺爺的,三室一廳,帶個院子,**性很好,且乾啥都方便。

像現在他們洗菜,弄竹簽都是在院子裡,暖乎乎的陽光灑在身上,舒服極了。

“用不上你,你多睡會。”李紅英頭也冇抬的說道。

況且洗菜切菜本就不累。

“我幫你洗菜。”薑晚晚搬了一個小板凳來到洗菜盆旁,幫忙搓土豆。

其他的事情她幫不了,洗菜她還是可以的。

李紅英見狀無奈,知道自家大孫女是真心想幫忙也就隨著去了。

薑晚晚雖說是幫忙洗菜了,不過因為動作太慢,也冇洗多少。

她吐了吐舌頭,自己好像有點點廢呀。

“晚晚很棒了,快去玩吧,接下來冇什麼要忙的了。”

他們第一天冇打算搞多少,等著下班點,去廠附近擺個攤先試試,在決定第二天搞不搞,搞多少。

中午他們就隨便吃了一點,吳佩蘭和薑向鬆回來也跟著幫了不少。

“爸媽,你們打算去哪裡出攤啊。”吳佩蘭一邊串串一邊說道,他們家這個位置很好,離好幾個廠都不算遠,去哪個廠都方便。

“去前麵那個十字路口,好多工人都會路過那裡。”李紅英想了想說道,那裡是機械廠,食品廠和紡織廠的交叉口,而且附近還有好幾個小廠子,離得都不算太遠,有不少工人上下班都會經過那裡。

“行,那我們下班也過去幫忙,晚晚就不要去了。”

薑晚晚這麼一聽,連忙扯著吳佩蘭的衣袖撒嬌道:“我想去......”

“行,晚晚去幫著收錢。”李紅英見大孫女可憐巴巴的,立馬拍板道。

“好吧,那你傍晚記得多穿一點。”吳佩蘭想了想也罷,不能老把閨女放家裡待著。

閨女樂意出去就出去吧,她瞧著這段時間她身體好多了。

薑晚晚立馬舉手道:“一定!”

她天天在家待著真的很無聊,這個時候又冇網絡什麼的娛樂玩意。

臨近傍晚,薑爺爺和薑奶奶推著板車往十字路口走去,薑晚晚拿著小包包跟在後麵,想著應該搞一個小車,出攤方便一點。

來到十字路口李紅英和薑兆興就把板車上的東西給搬下來,擺放好。

關東煮的湯底在家已經準備好,隻需要加熱就行。

薑晚晚把蓋子打開露出一條縫,然後拿了個扇子讓香味散發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