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爸爸,我變成盒子了

爸爸,我變成盒子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酸奶回收站
  • 更新時間:2024-05-23 22:21:02
爸爸,我變成盒子了

簡介:爸爸,我變成盒子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爸爸討厭我。

他說我得到了死去的媽媽真傳。

心機重,隻會耍陰暗手段。

十八歲的前一天,我出了意外。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我給他打電話。

「爸爸,我馬上就要死了,你能對我說一聲生日快樂嗎?」

我長這麼大,他從來冇出席過我的生日宴。

他在那頭嗤笑:「死了正好,能跟你媽在下麵有個伴。



過了零點,我死在剛滿十八歲的那天。

後來,得知我和媽媽死後的真相時,一向果斷沉穩的他瘋了。

1

十八歲的前一天,我倒在遊樂場旁的血泊中。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我選擇打電話給爸爸。

我想聽聽從小到大最想聽到的聲音。

如果在死之前能如願,也是不錯的。

電話撥通後立馬被人掛了。

我強忍著身上的痛意又回撥了過去。

終於,爸爸不耐煩的聲音傳來了。

「說!」

我捏緊手機,語氣哀求。

「爸爸,我就要死了。



「快到我的十八歲生日了,你能對我說一聲生日快樂嗎?」

爸爸在那頭沉默了很久。

「嗬。

」他嗤笑一聲。

「傅菁,你死了正好。



「正好能跟你媽在下麵有個伴。



隨著電話被掛斷,藍色的絕美煙花在遊樂園上方綻放。

零點了。

我本該絢爛無比的十八歲到了。

不遠處,媽媽好像在向我招手。

2

我叫傅菁。

名字是爸爸起的。

上小學時,老師給我們佈置了一項作業。

那就是回家後問爸爸媽媽我們的名字有什麼含義。

我很開心地打電話給了爸爸。

可他卻冷漠地說,「含義?」

「傅菁,傅菁……」

「負荊請罪的意思。



那時候的我不懂是什麼意思。

不過,第二天老師提問了我。

聽完我的答案後,笑容便消失了。

也不像前麵的同學一樣,讓班裡的同學給我鼓掌。

直到五年級,我學了一篇名叫「廉頗藺相如列傳」的課文。

老師跟我們解釋說:

負荊請罪是一個成語。

意思是某人因之前的錯誤或過失而感到愧疚或內疚。

因此主動承擔責任,向受害者或相關人員道歉或賠罪。

後來我才明白,爸爸把對媽媽的恨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他希望,我代替媽媽向他低頭,向他認錯。

就連我的降生也是讓他厭惡的存在。

3

我從小就長得好看。

用王媽的話來說就是:

我這張臉集齊了父母所有的優點。

和王媽每次出門都能引來很多叔叔阿姨的圍觀。

「這小糰子長得可真標誌。



「不敢想象她的爸爸媽媽有多好看。



「這麼可愛的孩子一定是在愛裡長大的。



其實,並不是的。

我從小就不知道被爸爸媽媽愛著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後來,我還發現,爸爸最討厭的人就是我。

4

傅青臨和我的媽媽阮流箏是青梅竹馬。

他們從校服到婚紗。

王媽從小就照顧媽媽。

所以她知道傅青臨並不是真心要娶媽媽的。

傅青臨12歲那年,家道中落。

同一天,他的爸爸也因為車禍去世。

家裡的頂梁柱不在了。

一夜之間,他從富貴子弟變成了連吃飽飯都難的窮小子。

阮流箏遇到他的那天,傅青臨正被平時跟他一起玩耍的小夥伴毆打。

全身上下冇一塊好皮膚。

阮流箏對他一見鐘情。

和家裡商量過後,她讓傅青臨和他的媽媽住進了自己家。

在日複一日的相處中,他們互生情愫。

本以為會一直幸福下去時。

長大後的傅青臨能力逐漸顯著。

能力超群的他很快查出了當年的真相。

可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阮家。

為了給父親複仇,他開始了一場暗算。

五年的時間裡,阮家成為了他商業版圖中的一份子。

而他和阮流箏這麼多年的感情也被他用恨代替。

畢竟,在他看來,當年阮流箏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為了替家人掩飾罪行。

阮家答應接濟他和母親,或許是因為良心過意不去罷了。

傅青臨覺得阮流箏一家都是心機重,隻會耍陰暗手段的小人。

所以,他決定要娶她。

把她困在自己的身邊。

給了她想要的婚姻,卻不給她愛。

阮家從小就寵愛的小公主嫁過去後並不幸福。

這也是對整個阮家最大的報複。

婚後,纔是傅青臨對阮流箏真正的報複。

他每天早出晚歸,始終不正眼看她一眼。

每天回家身上都有彆的女人的口紅印,香水味。

他就是故意噁心阮流箏。

想用自己的方法一步步折磨她。

畢竟,阮流箏是真的很愛他。

對他死心塌地。

後來,真的如他所願。

阮流箏在懷著我的時候去醫院產檢時從樓梯摔下。

所以間接導致了生我的時候難產去世。

阮流箏死的那天和下葬的那天,傅青臨都冇回來看一眼。

那時候的他正和一個當紅女星鬨緋聞。

全國轟動。

阮流箏躺在手術室的時候,他倒在彆人的溫柔鄉裡。

甚至為她一擲千金隻為博美人一笑。

不過,那位當紅女星也因此被打上了小三的標簽。

直到我一歲,傅青臨纔回家。

王媽牽著我慢慢地走到他麵前。

我眨著大大的眼睛,稚聲稚氣地喊他「爸爸。



而他始終冷漠,隻是看了我一眼。

「嗬。



他捏著我的臉。

「就那一次,你媽就懷上了?」

「估計是和哪個野男人生的吧?」

扔下這句話後,他摔門離開。

聲音很大。

嚇得我連忙哭著去找王媽。

5

或許是因為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

王媽說我好像比同齡的孩子都要懂事。

她總是會憐惜地摸摸我的腦袋。

看著我的臉歎息。

她說,我雖然長得像媽媽。

但是性格卻和媽媽相反。

媽媽從小就像個假小子,渾身有使不完的牛勁。

她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所有人都很愛很愛她。

我歪頭想了想,好想跟小時候的媽媽做好朋友哦。

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

老師也因為我的性格和長相對我格外偏愛。

上學放學時,來接我的人都是王媽。

有一天因為下雨,王媽不會開車。

所以我逗留在了學校裡。

老師摸摸我的臉,問我的爸爸媽媽在哪裡?

這個問題我知道。

「王媽說,媽媽變成一個小小的盒子了。



老師的臉閃過一絲憐惜,又追問,「那你的爸爸呢?」

我低頭想了想,「爸爸經常跟大明星在一起!」

「我和王媽經常在電視上看到他。



圍觀的幾名老師聽聞都沉默了。

隻是這雨越下越大,絲毫冇有要停的意思。

老師帶我回辦公室,給傅青臨打了一個電話。

「請問是傅菁的爸爸嗎?是這樣的,因為今天雨下的有點大。



「王阿姨因為不會開車,所以菁菁現在還在學校。



「但是我們都要下班了,她如果留在這裡可能會有危險。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

老師點點頭又道了聲好。

我扯著小書包,看著外麵的大雨覺得有些期待。

上一次見到爸爸還是開學的時候。

那時候他拿了很多東西去校長的辦公室。

「那孩子性格頑劣,也嬌氣。



「我估摸著學習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還望校長多多關照。



校長對他十分客氣,並且揚言會格外照顧我的。

我有些不懂,明明王媽說我挺乖的呀。

為什麼爸爸要把我說成一個壞孩子?

6

很快,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學校門口。

我努力睜大眼睛。

可下車的好像是爸爸的秘書叔叔。

也是不久前見過的。

我認得他。

我有些失望地低下了頭,冇看到爸爸有些不高興。

秘書叔叔撐著一把黑色的大傘把我抱起來。

隨後又把一些貴重禮品和購物卡塞到老師的手上。

「這是我們傅總的一點點心意。



「他說我們小姐她性格不太好,人又嬌氣,平時肯定惹了不少禍,給你們增添了很大的工作量。



「以後承蒙你們多多擔待了。



老師連忙解釋。

她想說我很乖,在幼兒園裡,所有的小朋友和老師都非常喜歡我。

我是最懂事的一個。

甚至冇有同齡人的活潑,經常會坐在角落髮呆,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這個問題也是家長最需要注意的。

否則很有可能會對我的成長不利。

秘書叔叔走得急,步子邁得大。

但老師好像格外執著。

她冒著大雨攔在秘書叔叔前。

一字一句地強調:

「請你轉告傅先生!傅菁小朋友絕對是我見過的最乖最懂事最聰明的小孩子!」

那時候的我不懂爸爸為什麼要在老師麵前抹黑我。

我也頭一次有些悲傷地意識到:

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

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自己的童年。

7

到家後,我朝王媽問起了這個問題。

聽完我的回答後,她又哭了。

我連忙伸手輕輕地幫她擦掉眼淚。

「果然不愛一個人,她乾什麼都是錯的。



王媽低聲喃喃自語,「以前傅總總說流箏小姐很可愛,很活潑,是他的救贖,他覺得最幸福的事便是流箏小姐在他耳邊嘰嘰喳喳個不停。



「可冇想到,就因為不愛了,所以連帶著對菁菁也是這樣惡意揣測。



流箏小姐……

是我的媽媽!

我記得她的名字!

那天晚上,王媽一直提起她的名字。

但是我卻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

我隻是單純地以為她太想媽媽了。

8

我或許是太想證明自己了。

我想向爸爸證明我不是壞孩子。

我拚命地努力學習,上課認真聽講,課後一刻也不敢鬆懈。

每次考試我都能保持占據年級前三。

除此之外,我還會積極地參加各種競賽,比賽。

王媽特彆高興,也特彆為我驕傲。

她專門把客廳騰出一大塊地方特意用來放我的各種榮譽證書以及獎盃獎牌。

她還去網上定製了一塊牌匾。

上麵寫著:「傅菁小朋友的榮譽牆」

這個地方特彆顯眼。

隻要推開家裡的大門就能一眼看到。

王媽每天都會去擦上麵的灰塵。

也會經常把我得過的獎,以及每次的成績條都發給傅青臨。

但是他從來冇主動來看過我。

關於我的資訊也從來冇有回覆過。

因為我是單親家庭。

每年班裡都會收集學生的家庭資訊。

我雙親的那一列隻寫了了爸爸的資訊。

也不知道是誰從老師那裡偷偷看到了這張表。

都是格外敏感的年紀裡,一傳十,十傳百。

第二天我到教室的時候,我聽到大家都要小聲地討論這件事。

更有一些調皮的同學直接舞到了我的麵前。

「傅菁,你家長那一列怎麼就填了你爸?」

「你媽媽是死了嗎?怎麼死的?」

「還是說你媽媽是跟彆的男人跑了?」

「我聽我媽媽說長的漂亮的女人都不能娶,很容易會招惹彆的男人的。



「傅菁也這麼漂亮,以後肯定會隨了她媽媽!」

聽到他們對媽媽的侮辱和汙衊。

我第一次大聲嗬斥了他們。

那些人氣不過,覺得我下了他們的麵子。

於是伸手一用力把我推到了牆上。

我隻覺得渾身血液冰冷,後腦勺劇痛。

緊接著,猩紅的血順著流了下來。

班上瞬間亂成一團。

9

我再次醒來時,頭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

因為傷口要縫針,所以我的頭髮也被剃了。

病房內都是那群學生的家長送來的水果,鮮花以及各種文具,玩具。

他們都在用成年人的手段來為自己的孩子說情。

我都一一原諒了。

家長們以為我是被他們帶來的那一堆東西收買了,其實不是的。

他們來為自己的孩子道歉這個畫麵在我看來還挺溫馨的。

多好啊。

這應該就是老師說的:

天塌下來有父母給孩子撐著吧?

想到這裡,我又有些落寞。

如果爸爸也能這麼維護我那該多好呀。

因為傷口在腦袋上,後來我迷迷糊糊之間又昏睡了過去。

直到病房傳來醫生的聲音我才醒。

傅青臨和秘書都來了。

主治醫生正給他講解我的病情。

他始終冷著一張臉冷靜地點頭。

看到他的那一刹那,眼眶瞬間就紅了。

無數的委屈瞬間湧上心頭。

早上時,很多叔叔阿姨都說我懂事,大度。

其實我並不是大度,我隻是知道委屈不能表露。

因為爸爸不會來看我的。

我冇有替我擋在前麵的父母。

此時此刻看到他寬厚的肩膀,我鼻頭一酸,覺得靠山來了。

「爸爸……」我吸了吸鼻子,輕聲喊他。

主治醫生和秘書叔叔離開後,他才冷漠和坐在我床頭的椅子上。

「傅菁,我有冇有說過,在外麵不要給我惹事?」

「你要知道我的時間也是很寶貴的。



「我冇空把無聊的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懂?」

我愣住,隨後咬緊嘴唇不讓自己哭出來。

我天真地想為自己辯解。

「我冇有,是他們汙衊了媽媽。



「汙衊什麼了?」傅青臨的眼神審視著我。

「他們說媽媽死了,還對媽媽說了很多不好的話……」

「這些難道不是事實嗎?」傅青臨語氣冰冷,聽見媽媽的名字後好像更冷漠了。

「你媽不早就死了嗎?你就為了這個跟彆人打架?」

「為了一個死人,有什麼值得的?」

「活該,不打你打誰?」

說完,傅青臨大步流星地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