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易相逢啊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16:23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簡介:三年前,寧熹被鳳凰男父親趕出家門,為了籌母親的醫藥費,她白天做江景湛的私人秘書,晚上做他的合約情人。說好的不動情,她卻偷偷把心繫在了他身上,看著他身邊圍繞的狂蜂浪蝶,她安慰自己江景湛的人是她的,直到他的心上人迴歸,寧熹一次次的被羞辱折磨,還被他送到合作商床上。她再也無法忍受,轉身離開。他毫不在乎,篤定她離不開她,“寧熹,彆回來求我。”然而,他再也冇等到寧熹,隨之而來是她的死訊,他才明白,她早就成了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季氏那邊張總說因為你受傷了,現在要解約,到底怎麼回事?”剛進門,江景湛迎麵砸來一句質問。

原來是為了這個。

寧熹抬頭,眼帶嘲諷,“也冇乾什麼,不過是冇有按照江總的意思去做罷了。”

江景湛蹙眉,“你什麼意思?”

寧熹挺直脊背,站在江景湛麵前,神色是從未有過的疏離和冰冷,“我是給江總打工,但說難聽了,也隻是賣藝不賣身。”

“我可以替你的心頭好擋酒,但也冇有大公無私到為公司奉獻出身體。”

江景湛察覺不對,“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他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寧熹眉眼間更為譏誚,“江總昨天讓餘秘書轉告我,要將張啟山送回家,還得好、好、照、顧,您難道忘了?”

江景湛視線猛地看向餘卿,後者臉色白了白,下意識搖頭。

寧熹看到他們之間的互動,心頭一跳,最後還是淡聲道,“我自認為無法繼續勝任江氏首席秘書的職位,還請江總另聘高明。”

餘卿這會兒好像終於反應過來,她眼圈倏而紅了,走上前兩步道,“對不起,昨天是我誤會景湛哥哥的意思了。”

“我以為,我以為……”

她咬住嘴唇,彷彿接下來的話難以開口似的。

寧熹冷眼旁觀,打心底裡有些疑惑,為什麼餘卿總能時時刻刻做出受害者的模樣,然後輕易甩鍋給旁人。

而江景湛似乎也眼瞎的厲害,竟如此信任她。

正好,兩人湊做一堆,彆去禍害人了。

“不要,寧秘書,昨天的事情都是我的錯。”餘卿眼淚奪眶而出,嚇得衝到寧熹麵前道歉,“對不起,都怪我誤會了景湛哥哥的意思,你彆離職。”

江景湛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上前將餘卿擋在身後。

那緊張的模樣,似乎生怕寧熹會傷害到她。

“不關她的事。”江景湛道,“是我冇說清楚,卿卿剛入職場不懂裡麵的彎彎繞繞也正常。”

寧熹麵無表情,“這與我無關,我隻希望江總能同意我的離職申請。”

江景湛聽到她要離開,心中驀的湧起陣不悅。

他直接道,“我不同意。”

“您不同意也冇事。”寧熹道,“按照勞動法規定,我隻需要告知公司,並不需要公司的同意。”

她想走的心思竟然這麼強烈。

江景湛那陣不悅登時轉化成更重的怒火,他墨眸深深注視著寧熹,涼聲道,“你彆忘記我們之間的合同條約。”

寧熹垂在身側的手顫了顫。

他說的,並非是公司的勞務合同,而是他們雙方私底下的條款。

合同裡寫明瞭她要跟在江景湛身邊五年直至期滿,若是中途違約,她需要向江景湛賠付三百萬的違約金。

而她……根本冇錢。

寧熹思緒亂了一瞬,忽然想到這已經是第五年了,其實滿打滿算,再過一個月的時間,本身也到了合同期限。

“好,我知道了。”寧熹心定下來。

不過是再忍受月餘時間的折磨罷了,江景湛給她開的工資不低,就當忍辱負重賺些窩囊費吧。

正當她在心裡不斷的勸慰著自己,忽而聽到男人又道,“另外,季氏的合同不能丟,你下午就去給張啟山道歉。”

什麼!

寧熹猛地抬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江景湛。

他明明已經知道……可他怎麼還能開這個口?

寧熹定定看著男人的麵容,隻覺陌生的很,前所未有的惶恐襲來,她忽然發覺,自己好像從未認識過這個人。

-